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末世穿书之女配逆袭 > 第七十八章 中暑昏迷

第七十八章 中暑昏迷

作者:泠久久 返回目录

陈斌拽紧绳子小心挪动到陈淼右前方,替他遮住炎炎赤日。


他之所以选择带儿子跟嫣嫣一起生存,是因为她比那个实力不够强却冒然出头帮忙的姑娘更理智。


那位姑娘的人情他和陈淼都会记在心里,只是她适合做彼此相帮的朋友,并不太适合做共同逃难求生的队友。


如果不是阎景渊过来镇住了那伙人,那位好心姑娘还不知道会被怎么报复,同时也会给她的队友带来意想不到的患难。


只有懂得适时明哲保身的人才会活得更久。


见陈斌嘴唇都干裂出血还想着给陈淼挡阳光,姜嫣暗叹一声,从空间拿出两瓶矿泉水和一包纸巾递过去,“叔叔你嘴上有血迹,水是给你们的。”


“谢谢,”陈斌惊讶她有空间异能,收下水和纸巾后将一瓶水塞给陈淼,“姑娘,我叫陈斌,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姜嫣。”姜嫣又从空间取出两件护士外套,扔给陈淼一件,“给你和叔叔遮阳用。”


“……谢谢。”陈淼抱着水和衣服,别扭地转头望向不断后掠的地面不好意思道。


姜嫣挑下眉梢:“不用谢,反正这水也不是白给的。”


“!”陈淼瞬间扭回头看她,忽然有种又踏上贼船的感觉。


姜嫣没理他,自顾自打开外套盖头上。


陈淼欲言又止地看眼陈斌,看他根本没有说话的意思,不由生着气闷地学姜嫣打开外套罩在自己和陈斌头上。


陈斌打开纸巾包小心抽出一张纸巾,把三层纸巾打开仅取一层轻擦嘴上血迹,剩余两层重新叠好塞回了纸巾包中,让陈淼收好。


他拧开瓶盖少抿两口水润了润干得冒烟的喉咙,盖上瓶盖让陈淼装背包里保存,学别人管姜嫣叫嫣嫣借此拉近距离,“嫣嫣,我们现在是要去哪?”


“城中心别墅,我们暂时的落脚点。”姜嫣说完就紧抓绳子闭眼抓紧时间休息,等下回别墅还有的是活要忙。


陈斌识趣地没在问话,放眼望向车前空无一人的街道,随着身下车子在行驶中微微颠簸,忽觉周围环境在刺眼阳光中越发模糊,同时胸闷头晕。


他心里暗道不妙,下一秒意识堕于黑暗昏迷之际只来得及抓住了车顶绑紧的绳子。


陈淼正抱着背包羡慕姜嫣的空间异能,盖在头顶的衣服突然被一股巨力扯掉,茫然扭头发现陈斌双眼紧闭地倒在车顶上,前半个身子已经掉到了车外。


“爸!”陈淼惊慌地扔开背包,猛扑过去抱住了陈斌双腿。


姜嫣瞬间睁眼,只见陈淼趴在车顶紧抱陈斌的腿差点跟着一起掉下去,右手立马催出一根柔韧藤蔓窜过去,卷起陈斌后一下子将两人带回车顶。


陈淼也跟着重重扑到车顶上,顾不上磕得生疼的下巴,连滚带爬跪坐到陈斌身旁使劲摇晃他,“爸你怎么了?你快起来说句话啊!”


“你别摇了,”姜嫣用力掰开他紧抓陈斌的手,镇静地问:“你爸平时身体好吗?有什么疾病?”


“我爸一直没病,身体素质比我还好,”陈淼惊慌失措地攥紧姜嫣的手,“你穿着护士服,你是护士对不对!求你帮忙救救我爸好不好?!”


“你先松开我的手冷静一下,”姜嫣费力地抽回手,右手搭上陈斌滚烫的脑门,“陈淼我跟你说,我不是护士,衣服是我从医院里找出来穿的。”


“那、那该怎么办……”陈淼呆坐着喃喃自语,他上哪去找真医生护士看病啊。


姜嫣抄起双肩包砸陈淼怀里砸醒他,“你爸平时要是没有其他疾病,现在突然晕倒可能是中暑了。你坐在这干什么?不知道坐前面去给你爸挡下太阳吗!还有,把你爸领口扣子解开。”


“我爸会不会死啊?”陈淼背好双肩包急忙爬到陈斌头前给他遮阳,颤着手解开他领口紧系的扣子。


姜嫣冷冷瞥他一眼,十分不喜他这么大一个人在突发事情上这么没主见,“处理好就不会死。”


对于中暑她深有感触,有一次在后厨里曾直接忙到中暑昏迷。


而眼下最重要的是要给陈斌降温,最好是能立刻远离现在高温的环境。


姜嫣抬眼环视一圈,空无一人的街道非常陌生,原身以前出门都是靠司机开车,从来没有记路线的习惯。


她拍拍车顶,抓紧绳子俯身对王磊喊:“现在到什么地方了,什么时候能开到别墅?”


“还有一半路程吧,”王磊降下车窗探头瞅眼姜嫣,“嫣姐发生什么事了?我刚才好像听到陈淼喊了一声。”


“陈叔叔中暑昏迷了,从现在开始你尽量把车开到楼群阴影下边。”


“知道了嫣姐。”王磊踩脚油门追上前面带路的张昊,将这事儿跟他喊一通,就跟他把车开上人行道行驶在阴影中。


姜嫣摆好陈斌四肢使他平躺在车顶后眉心紧蹙,开始想办法该怎么他降温。


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最佳降温方式是用凉水浸过的毛巾或冰袋敷在脑门、大腿等动脉处,加上扇风使患者尽快清醒。


但现在没有那么多水资源和冰袋,天气这么热,冷敷的毛巾需要不停换凉水浸湿才行,可空间那些水只够近几天饮用做饭的。


姜嫣快速扫视一边空间内所有物资,看看有没有能比用凉水冷敷更好的办法。


视线陡然停在冻成冰糕的一盆绿豆沙上,用冷冻的冰糕盆冷敷,效果肯定比毛巾冷敷好。


姜嫣紧攥绳子,很快又冷静下来,装绿豆沙冰糕的盆太大太重,不适合将这么沉重的东西压在陈斌身上。


体积小点的冰糕,无非就是雪糕了……


姜嫣从装满雪糕的冷柜旁找出满满一高摞在冷库冻成冰的各样饮品,忙拿出几瓶冰塞给陈淼一半。


“我们用这个先给你爸冷敷脑门、两腋和腹股沟,”姜嫣边说边拿几条毛巾包裹住瓶身,“先冷敷十分钟看效果,冷敷时间过长的话容易猝死。”


“猝死?!”陈淼紧张地握紧冷冻水瓶,惶恐道:“那我爸冷敷十分钟会不会猝死?”


“先冷敷上看情况再说,”姜嫣直接将裹好毛巾的水瓶夹1在陈斌两腋和腹股沟,看到陈淼还在呆呆地盯着自己,抢下他手里的水瓶放到陈斌脑门上,“你扶好了。”


姜嫣掏出在冷库充满电的手机计时,扔给陈淼一个本子给陈斌扇风,又在空间一堆医用器械中翻找出一根水银体温计。


冷敷十分钟后再给陈斌量下体温,只要温度能降到三十八度以下就好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