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不让江山 >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那么大的杀气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那么大的杀气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不让江山


草原上的事结束之后,李叱他们回到冀州,南下的就要从长计议。


李叱回到冀州之后不久,耳边就开始出现一些不一样的声音,而这些声音,直指唐匹敌。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李叱问。


高希宁道:“现在查出来的消息来看,徐绩离开冀州城去兖州之后,冀州城里就有些人在胡说八道了。”


她看向李叱:“我们这次回来后,声音就小了下去,可是你率军去草原后,这种声音又冒出来。”


她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已经派人四处去查,在冀州各地查,归元术的人也在查,目前得到的消息,是冀州治下的各州县,都有这种风声,所以我推测不只是冀州,也许兖州和青州,甚至豫州也有。”


李叱的脸色不好看,高希宁知道李叱这次是真的怒了。


有人说,唐匹敌长期领兵在外,而且又手握重兵,已有不臣之心。


不然的话,北疆战事那般吃紧,宁王都险些丧命,可唐匹敌为何按兵不动? 一秒记住m.biqiudu.com


还有人说,唐匹敌就是故意不回来的,其实宁王早有军令召他北上,他抗命不尊。


更有甚者,说唐匹敌巴不得宁王死在北疆,如此一来,他就能名正言顺的自立为王。


徐绩在的时候,这种声音没有,说明他们还害怕徐绩去查,趁着徐绩去兖州,他们就开始在冀州作妖。


宁王从北疆回来后,这种声音又消失不见了,他们显然更怕宁王追究。


宁王一走,他们就再次冒出来,四处散播传言。


如今,不知不觉间,冀州各地的百姓们都在说这件事。


而这种传闻,偏偏还显得有理有据,唐匹敌不回来已经不是一次了,很多人都觉得在理就是因为他不回来,这显然是有了二心。


也有传闻说,当初宁王让唐匹敌率军攻打豫州的时候,唐匹敌就已经想要反叛了。


豫州那边出现的叛乱,根本不是天命王杨玄机派人筹谋,而是唐匹敌的暗中安排。


百姓们敬重宁王,所以这种传闻反而会愈演愈烈。


因为他们也害怕,大将军一旦反叛,宁王就会遭受重创。


真要说百姓们站在谁那边,冀州的百姓们当然站在宁王这边,所以他们没有祸乱之心,却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具体查到了什么没有?”


李叱问。


谍卫军大统领归元术俯身道:“消息最早应该是从一些贩夫走卒嘴里说出来的,在市井民间散布,臣推测,不是楚朝廷的奸计,就是杨玄机的歹毒。”


李叱嗯了一声:“官员们呢?”


归元术道:“官员们......也在传。”


李叱闭上眼睛,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


这种事,如果非要说只是一人筹谋,那武亲王杨迹句的可能,比任何人都大。


但这种事也许就不是一家在做,武亲王最忌惮的是谁?只是老唐一人。


李兄虎最怕的是唐匹敌,杨玄机最怕的也是唐匹敌。


他们没有办法在战场上击败老唐,所以就开始用这种阴损的招式。


“归元术,你去办件事。”


李叱看向归元术,压低声音交代了几句。


归元术眼神立刻一亮,立刻应了一声,转身跑了出去。


夏侯琢道:“这种传闻伤不到我们和老唐,但会伤到军心民


意。”


李叱点头,夏侯琢担忧的,也是他担忧的。


散布这种消息的人当然也都知道,他们的传言不可能影响宁王对大将军的信任。


可是传言越来越重,传到各军之中,就怕有些人真的当回事。


他们为了自己,会刻意的和老唐那边划清界限,还会有人想着,宁王的坚信不疑,也许只是做出来的样子。


他们不在乎宁王到底怎么想的,他们只在乎自己觉得宁王会怎么想。


宁王也是人,难道宁王就不担心自己的地位会被唐匹敌取而代之?


他们还会想着,如今宁王治下的疆域,一多半都是唐匹敌打下来的。


军中将领,多数也是唐匹敌的人,在军中威望,宁王甚至都不及唐匹敌。


如果唐匹敌真的要反叛,那么军中的事宁王都无法解决,到时候必会大乱。


这种事,宁王不会胡思乱想,可是下边的人一定会胡思乱想。


人啊,在听到传闻后就会想着怎么去站队,而他们想站队的目的未必是为了自己以后飞黄腾达,更主要的是为了自保。


那些和老唐有关无关的人,都会急着撇清关系。


这种传闻一旦到了苏州那边,老唐军中也开始有这种话在暗中传播,军心必会动摇。


他们会害怕,自己会不会无缘无故的就成了叛徒。


其实这种消息,在宁王率军在北疆抵抗黑武人之前,就已经在冀州和青州等地传播。


之所以是这两地传播的最狠,和沈珊瑚也不无关系,当然,沈珊瑚自己都不知情。


暗中也有不少人再说,兖州是沈珊瑚的老家,那女人又一口气打下来青州。


唐匹敌在苏州,他的人还驻守豫州,如果那夫妻二人若是真的要反叛,宁王根本没有招架之功。


而此时,沈珊瑚也已经率军到了苏州与唐匹敌汇合。


她一路南下,这种传闻,她也听到了。


苏州城,大将军府。


沈珊瑚有些担忧的看向唐匹敌:“要不然,你回冀州一趟吧。”


唐匹敌笑了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后,云淡风轻的说道:“不回。”


沈珊瑚问道:“为何?”


唐匹敌笑道:“回去会被他骂,想想就可怕,我才不回。”


沈珊瑚微微一怔。


她是白山军出身,在白山军中的勾心斗角她见的多了,她弟弟就死于这种勾心斗角之中,虽然说是被山海军的人收买所致,可如果没有二心,会被收买?


她的弟妹,万里迢迢一路逃亡,曾经的部下,一部分忠心耿耿的保护着她们,可另一部分却一路追杀。


沈珊瑚沉默片刻后说道:“你若不回的话,我向宁王请辞吧。”


那些可怕的传闻啊,足以让人心惊胆颤。


现在宁军之中,甚至半个天下的人都知道,沈珊瑚是大将军唐匹敌的女人。


两个人现在军职,勋职,爵位相同,宁军三位大将军,就有他们两个。


女人的心思也更细腻,她知道现在宁军离不开唐匹敌,宁王也离不开唐匹敌。


所以为了大局着想,或许她请辞更好一些。


唐匹敌笑道:“我回去,他会骂我,你回去,他骂的还是我,而且比我回去骂的还要更狠,这么亏的事,我不干。”


沈珊瑚道:“可是人言可畏。”


她在心中确定,没人可以在战场上正面击败唐匹敌,在她心中,唐匹敌就是盖世英雄。


可是击败一个人,最有效的手段往往都不在正面。


这次敌人的奸计,找到了人性最弱的那个地方。


唐匹敌起身,走到窗口看着外边,语气平静的说道:“你说的没错,到了我现在这个位置,确实应该惧怕人言可畏这四个字。”


他回头看向沈珊瑚:“可最幸运的是,我遇到的是他,他遇到的是我。”


沈珊瑚:“宁王对你毫无疑虑,可是下边的人......”


唐匹敌道:“你若请辞,下边的人就会更以为那些传言是真的,而不信那些传言是真的的人,他们就会对宁王有怨念,尤其是你的部下。”


沈珊瑚沉思片刻,脸色就更加难看了些。


这计谋,不得不说确实歹毒。


她请辞,别管宁王准许还是不准,她的部下都会有怨念,觉得宁王不信任他们。


这支军队刚刚在抵抗外敌的战场上回来,一旦军心浮动,那后果不堪设想。


假设宁王若真的准了,那兖州军兵变,必成定局。


就算是沈珊瑚坚定,可手下人也一样会反。


唐匹敌走到沈珊瑚面前,语气温柔的说道:“你和我是这传闻之中的人,所以你我不管做什么,都堵不住那些人的嘴。”


他在沈珊瑚的肩膀上拍了拍:“况且,堵嘴这种事,向来都不是我做。”


他说:“我回去,他会问我,你回来干吗?我不回去,他会派人来说,事都办完了。”


豫州,赤河北岸。


从豫州城来的人赶到大营,见到庄无敌后单膝跪倒:“大将军,小侯爷派人送来密信。”


庄无敌将书信打开,想着曹猎为什么会突然给自己写信?


将信看完之后,庄无敌的眼神里就闪出一抹杀意。


他问:“小侯爷是什么意思?”


来报信的人俯身回答:“小侯爷说,大将军是什么意思,他就是什么意思。”


庄无敌回头看向亲兵校尉狄敢当:“带我的亲兵营回豫州城,回去之后,你们皆归曹猎调遣,曹猎让你们做什么就做什么,记住了吗?”


狄敢当俯身:“记住了!”


半个月后,狄敢当带着亲兵营一千二百人回到了豫州城内。


小侯爷曹猎就坐在城门口等着呢,之前就得到消息说队伍快回来了。


那张大伞下边,曹猎斜靠在椅子上,端着一杯美酒,看着过往的漂亮姑娘因为天气热起来都换上的裙子,所以他好像很惬意。


人生的美好,有些时候,不在乎是不是自己的,能看到就是美好。


狄敢当到曹猎面前,俯身:“大将军说,一切听从侯爷调遣。”


曹猎嗯了一声,问:“如果是杀人呢,你敢吗?”


狄敢当回答:“我唯一不敢的,是违抗军令。”


曹猎笑起来,伸手从随从那要过来一张纸,递给狄敢当:“都在这上面,挨着个的去杀,如果出了事,我和大将军的肩膀一人扛一半,所以你不用怕什么。”


狄敢当接过来那张纸,看了看,名字可真不少。


他问:“按名字杀,还是根据名字按户杀?”


曹猎笑道:“按名字就行了,咱们这哪有那么大杀气。”


他看了看北边:“那么大的杀气,在冀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