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霸爱如渊 > 第52章:老大,你千万别让阿璃妹妹狠你!!

第52章:老大,你千万别让阿璃妹妹狠你!!

作者:浮萍醉 返回目录

正是中午3点半,路上的车少了很多,代驾尽职地把一行人送到了翡翠酒店才离开。


一路上两女孩都是安安静静,连回到了酒店的床上都浑然不知。


酒店前台多看了这一行人几眼,明显的有些担忧,可一看到某人一身的贵气和寒气,还是最终作罢了。


应该不是什么坏人吧!


就算是,这么好看的男人...放开他,让她来也行!


一行人并没有注意到前台小姐的异样,目的很明确地进了酒店房间。


“小狐狸先放我这里。”冷寒渊跟电梯里的几人说了一声,就大步迈出了他所在的楼层,白浩反应过来拿着其中一份汤赶紧跟了过去。


其余的三人楼梯继续往上。


“嘀”的一声,门开了。


冷寒渊快步走向卧室,轻轻把人放到了床上,“汤给我。”


“是,老大。”白浩小心递过去。 笔趣阁网址m.biqiudu。com


冷寒渊接过,打开了盖子,拿着里面的勺子就要试试温度,不想,怀里的小狐狸突然胳膊一甩,大喝了一声,“打道资本主义,做社会主义包租婆!”


“唰——!”汤飞了出去,雪白的床单瞬间肮脏无比!


白浩嘴角抽抽:“!!!”


阿璃妹妹搞事的本事真tn的不是盖的!


冷寒渊皱着眉看着怀里一招突袭,又立马没事人一样睡过去的小狐狸,很是哭笑不得,只能无奈吩咐一句,“打电话开个总统套房。”


“......”白浩嘴角抽抽,再次见证了花钱如流水的冷大少回归,“是,老大!....喂,前台吗?麻烦给606换一件总统套房...是的,床单被汤弄脏了...你们现在送卡过来。”


没一会儿,前台小姐攥着一张雕花的金卡就三步并作两步地赶过来了,“先生,你的卡。”


“谢谢!”白浩接过,直接跟在冷寒渊身后,大步出了门,刚走两步,想到什么,又立马回头跟前台说了一句,“一会儿我再来收拾东西,麻烦你们让厨房熬个醒酒汤。”


“好的,先生。”


不理会前台亮如灯泡的眼神,两人直接向电梯走去,上了电梯,直达顶楼的总统套房。


白浩替冷寒渊刷了卡,就不再进去。


“老大,我先帮你去把东西整理好了,再和汤一起拿上来。”


“嗯。”冷寒渊淡淡应了一声,就直接进卧室去了。


这里是顶层,只有两间总统套房,也不怕人打扰,白浩想着一会儿拿东西过来的时候方便,就没有把门关上,就径直下了楼梯。


房间里,冷寒渊再次把古璃放到床上,看到她因为睡着而微微流出的口水,甚至连头发都黏上了,很是无奈。


他转身进了卫生间,从里面拿了一件毛巾润湿了才走出来,细细地给古璃抹了一把脸。


毛巾占的是温水,按理说,古璃反应不会太大,可下一秒,她却突然睁开了眼睛——一双美眸如梦似幻,带着令人心颤的勾引...


冷寒渊不自主的,喉咙就滑动了一下,四肢也开始慢慢热了起来,整个人有些许的不自然,“你醒了...”


古璃突然妩媚一笑,笑得有些惊心动魄,她趁着冷寒渊怔愣的空荡,突然用力一拽!


冷寒渊猝不及防,整个人就朝着古璃狠狠栽了过去,不过,幸好他反应快,两手一撑,直接一个翻转,就落到了古璃一边的床上,“小狐狸,你....”


话未出口,一张俏脸瞬间在他勉强放大,下一秒,古璃一个弹起,直接翻身坐在了他的腰上,还是最敏感的地方!


他要疯了!!!


“小狐狸!!”冷寒渊哪里会想到自己会有被女人扑倒的一天,通红着一张脸,很是不自在地想要推开古璃,“下来,别闹!”


“呵呵呵....”古璃娇笑着,一手卷着松软的长发,一手在冷寒渊的胸口若有似无地划着圈圈,“美人~~姑奶奶我看上你了!!不如,你就从了我吧?嗯?”


冷寒渊身体被撩得浑身起火,脸上却绿得可见山丘,“小狐狸,你下来!否则~~”


“否则,你不听话,本女王可就要霸王硬上弓了!”


冷寒渊脸色继续发沉......


这丫头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这种看猎物一般赤裸裸的眼神到底跟谁学的?!


古璃丝毫不理会冷寒渊想要起身离开的举动,他一起来,她就用力往下一压;他一起来,她又压...第三次之后,冷寒渊崩溃了!!


他是一个男人啊!


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现在举动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在挑战他道德的底线!


他自问算不得什么正人君子,更何况是在自己心心念念的的女人面前!简直...简直...


“呵呵呵....”古璃看着冷寒渊憋屈又兴奋的模样,抬起右手的指腹直接在他唇边点了一下,“美人这样欲拒还迎是哪般?”说着,一双满含春水美眸直接俯冲了下来,手更是不老实地直接划过了冷寒渊的脖颈,“美人明明很想,很想...又何必这样委屈自己的兄弟嗯?不如...一起风流快活呀!!”


“古璃!!!”冷寒渊真的是要被气死了,他忽的一手抓住古璃的一只手腕,腰间猛地用力就坐了起来,“你给我下来,不许胡闹!”


古璃突的一个变脸,原本妖精一般七分醉意的调笑突然化作了一脸的寒冰,“美人,你非得敬酒不吃吃罚酒!”


下一刻,古璃突然撅起屁股又狠狠遁了下去,这还不够,还来回磨蹭了几个圈;就在冷寒渊濒临破功的时候,她一个铁头狠狠将他撞到了软枕上,再一个高空俯冲,对准那双薄唇就毫不客气地吻了上去,还顺势撬开了牙齿!


“嗯~~”


唇齿相依,柔软的肢体磨砂过冷硬性感的线条曲线,冷寒渊最终还是失去了理智......


小狐狸,现在就想要了你~~要了你...


下一秒,冷寒渊翻身而上,化被动为主动,“唰”的一下,直接脱了上衣,又“卡塔”一声,解开了皮带,在古璃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撕拉”一声,径直扯烂了她身上的碎花裙,直接把手探了进去!


冷寒渊大手间的薄茧划过古璃的细腰,惹得她一阵阵娇软的颤栗;下一秒,铺天盖地的吻就落在了性感的蝴蝶骨上...


小狐狸,小狐狸,我的小狐狸...


“老大,东西我帮你收好了!醒酒汤也拿过来了!”白浩的大嗓门突然在客厅惊雷一般地响起,“老大,这醒酒汤还有点烫,我先放桌子上...你记得...老,老大!!!!”


天啊!!他看见了什么!!


为什么老大现在只穿了一条内裤!而且,而且...那里还是那么地不可描述!!


艹啊!这欲求不满的杀人表情!!这被打断了好事的满身戾气!!


“滚!!!”冷寒渊发出了从未有过的咆哮。


白浩腿脚一软,直接跪了下去!跪了下去!


“老,老大!!就算是死,我也得提醒你一句,阿璃妹妹她还没有成年!”


“我让你滚!!”一声嘶吼。


白浩一个哆嗦,连滚带爬爬起来,一边快走,一边回头吼了一句,“老大,你千万别让阿璃妹妹狠你!!”


说完“砰——”的一声,门关上了。


随着世界突然又恢复的安静,冷寒渊一双迷雾的眼睛,瞬间清明了几分。


你千万别让阿璃妹妹狠你!恨你!!恨你!!!


这句话就像一剂强心剂,直接打开了冷寒渊的心口——所有的旖旎的情思在一瞬间土崩瓦解,恢复原貌......


冷寒渊低头看了看自己,又回头看了一眼只剩一身黑色比基尼的美人,重重叹了一口气...


他刚才差点就...


这不管不顾的情绪就像是一条蔓延至心口的毒蛇,一点一滴腐蚀掉他原本的自己...


小狐狸...他怕是中了她无可救药的剧毒了...


门外,白浩按了电梯,急得整个人都要疯了,“怎么办?怎么办?这差点就出大事了...老大应该没有继续吧?哎呦喂,这太禽兽了,太禽兽了!!而且,要是阿璃姑娘一会儿醒酒了,看到自己被...被一头财狼啃得渣子都不剩!!那,那还不得拿刀子和老大拼命!!不行,不行了...一定要阻止悲剧的发生!!怎么办?”


“叮~~~”电梯门开了。


白浩疯一半地冲过去,“蓝猫子,蓝猫子,不好啦!!天要塌啦!”


蓝萧刚想躺床上就听到了白浩的鬼狐狼嚎,“闹什么!小心老大知道了剥掉你一层皮!”


“哎呦喂!!那我也认了!你赶紧想想办法呀!”


蓝萧看白浩真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似得,也提心吊胆了起来,“什么事你倒是说清楚啊!!!”


“就,就老大刚刚正对阿璃妹妹下手,要不是我赶过去得及时,现在阿璃妹妹都已经是我们小嫂子了!”


“什么!!”蓝萧瞬间吓成表情包,“老大不要脸,不要命也就算了!连人格都不要了嘛!!艹!!!惊天大丑闻啊!”


白浩:“......”


“行了!你别这幅要死不活的表情。要是还没成,那被你打断了,老大肯定就不会继续了!要是已经生米煮成熟饭...那就...”


“那就什么?!!”


“咱帮老大提前备个棺材吧...省得他客死他乡...”


“......”


白浩感觉自己就像着火了,想要呼救,结果消防员叔叔却告诉他,没救了,烧着吧!那感觉真TM难受!!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白浩有些泄气,“真干起来,打又打不过...”


蓝萧嘴角抽抽,眼珠子一转,“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儿,当然是以柔克刚咯!”


“???”


“让莫雅妹妹带我们去探探情况...”


“莫雅那丫头醒了?”


“醒了!整好派上用场...走吧!”


“......”白浩看着蓝萧的背影,突然觉得他深不可测,“那个...让女孩子挡在我们前面,是不是太没有男子汉气概了?”


蓝萧脚步一顿,“我都没有那玩意儿,你有?”


“额~~好像没有...”


“算你还有自知之明。”


“......”


与此同时,正被两人议论的冷寒渊已经给酒店前台打去了电话,让他们送来一套新的衣服。


冷寒渊看着眼前一脸恬静满足,睡得跟只小猫似得古璃,很是泄气地揉了揉太阳穴,转身进了卫生间,打开了冷水阀,随着水流的下滑,他又拿起一瓶刚刚一起带进来的冰水直接灌了整瓶下肚——双管齐下,5分钟就恢复了正常。


再出来时,瞥见地上的那件破烂的裙子,直接皱了皱眉,想了想,打开了醒酒汤的盖子,直接在上面撒了大半,然后随手扔进了垃圾篓里。


做完这些,冷寒渊才从行李箱拿了衣服,重新穿戴整齐。


这时,门铃响了,冷寒渊走出去接过服务员送来的衣服,并递给她一张卡片,卡片里面还夹着什么东西,“按上面要求的做。”


服务员一愣,反应过来,连连点头,默默把卡放进了口袋里,等她到了卫生间,才拿出那张卡,上面写着一行很好看的字,“如果有人问起,就说999房间的女客衣服是你换的。”另外卡片里还夹了5张毛爷爷。


服务员眼前一亮,这钱赚得太容易了!


这样的顾客真希望能来一打!


冷寒渊知道自己交代的事,对方肯定能做到,毕竟不需要什么成本,关了门,回到卧室就小心翼翼地帮古璃把裙子换上了。


这是一条黑色的蕾丝裙,套在小狐狸身上,合着这晃眼的白床单,有种让人移不开视线的冲击力,“你,好美...我未来的新娘...”


冷寒渊感叹一声,就小心端起了那半碗醒酒汤,有了之前的教训,这次他要小心很多,而且他拿勺子一口一口喂她的时候,她都本能咽下去了。


估计是真的渴了...


没一会儿,冷寒渊觉得差不多了,这才放下汤碗,把古璃轻轻放回了床上,又转身进卫生间拿了湿毛巾给古璃擦了一把脸。


可,刚想起身的时候,就听到了古璃叽里咕噜的嘀咕声,听着那语气还有些气愤!


“???”冷寒渊纳闷地靠近,直接俯身把耳朵贴进她的嘴边,然后就听到了以下几句:


“冷三岁,你再发情,我就带你去找特殊公关!”


“......”


“还是不满足,就牵你到猪圈,让一堆猪妹妹给你当媳妇儿!”


“......”


“再不行,你就挥刀自宫吧!”


“......”


性盛致宰,割以永治~~


冷寒渊莫名打了一个寒颤,他不敢再听下去了,他怕自己受不了,毕竟没有哪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受得了这等威胁!


“唉~~”冷寒渊默默叹了一口气。


这小狐狸这喝醉了,跟没喝醉真是判若两然...


要不是白浩,估计他现在就快要给自己烧纸了....


这边冷寒渊自我反省,另一边,却是鸡飞狗跳!


白浩和蓝萧到达莫雅的房间的时候,房间里正一团乱:


“谁稀罕你喂我醒酒汤啦!你说,你是不是趁我昏迷的时候,吃我豆腐!”莫雅叫喧着就要抄家伙。


“你,你...”


“我,我,我什么!!结巴了...”


“你简直不可理喻!”杜都气得一个劲儿跺脚,“老子辛辛苦苦把你扛回来,还喂你吃东西,你自己把自己喝呛了,还怪到我头上,有你这样的嘛!”


“我就这样了,怎么着!不服来战啊!”莫雅说着就抄起一旁的枕头扔了过去。


杜都灵活一接,“你居然还动手了!看来不好好教训教训你个丫头片子,是要把房顶掀了!看招!”说完,他手中的枕头又急速飞了回去。


“碰——!”枕头直接砸到了莫雅身上,莫雅一个重心不稳,直接倒在了床上。


刹那间,莫雅的小宇宙爆发了,“死肚兜,本鸭子跟你凭了!来呀,互相伤害啊!”说着,就扔给杜都一个枕头,“谁输了谁是小狗!”


“老子还怕你不成!来呀!老子打到你喊妈妈!”


“碰——”,“碰——”,“碰——”两个枕头碰撞到一起,发出一阵又一阵的轰轰声.....


白浩:“......”


什么情况这是?!


明明是给这小子制造机会,怎么就变成战争前线了?


蓝萧:“......”


得,以后热闹了!


就在两人吃瓜吃到索然无味了的时候才想起来应该要上去劝个架,只是两人看着眼前这两个乐此不彼的闹腾的小朋友,又实在有些不忍心打断...


原本在地上打得热火朝天的两娃娃,不知怎的就跑到了床上!


在体力不支,弹力太大,脚步太飘的情况下,莫雅一个不留声就要从床沿上摔下来,不过幸好杜都出手快一把将他拽了回去——只是一时间,两人惯性太大,脚步不稳,就同时倒在了床上。


男下女上,非常经典的姿势!


最最夺人眼球的,还是两人此刻黏在一起的嘴唇...


下一秒,“啊——”,“啊——”的两声同时发出的尖叫。


莫雅触电一把弹起来,用手指一下着杜都,一下又指着自己的嘴唇,直接气哭了,“你...你...死肚兜,你占我便宜!”


杜都有些心虚,目光躲闪着扯皮条,“我...我又不是故意的!我那还为了救你...”


“胡说!你明明就是故意的!故意这么用力拉我,就是为了吃我豆腐,占我便宜!耍我流氓!!”


“我...你别胡说!你胸那么小,我怎么可能对你有非分之想!那都是意外,意外!就算你要质疑我的人格,你也要看看我有没有料啊!”


“啊——!死肚兜,你居然敢质疑我是飞机坪!老娘跟你拼了!”莫雅又发飙了...


“打住!!”白浩一声大喝。


到底是当过兵的哥哥,肺活量特别惊人,声音如雷贯耳,不过一声,莫雅和杜都就停下来了,只是大眼瞪着小眼,谁也不服气谁。


“咳咳咳...那个我们有事要和你们说...”


“说——!”


“说——!”


白浩:“......”


连反应都一模一样!简直就是...就是欢喜冤家啊...


蓝萧看白浩半天不说话,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莫雅妹妹,刚才我们听老大说,阿璃姑娘好像不太好,你要不要上去看看?”


莫雅突的一个激灵,有些急切,“阿璃嗯?她怎么不在这里?她不是和我一起回来的?!”


刚才就光顾着打架了,连闺蜜不在都没有注意到。


“阿璃姑娘和老大在顶楼的总统套房。”蓝萧说得直接,却把莫雅吓坏了,“你说什么!阿璃和冷恶狼在一起?她都喝醉了,你们居然还让他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这不是羊入虎口嘛!”


莫雅很是激动,白浩有些心虚地摸摸鼻子,“那不是阿璃妹妹吐了需要人照顾嘛?老大也不可能让我们一直在旁边看着...”


“吐了?!”莫雅皱着眉,半信半疑,该不会是冷大少给他看了什么尺度太大的东西,把她吓吐了吧?


白浩蓝萧:“......”


虽然拐弯抹角脑补到了真相,可是,这不可说啊...


蓝萧一脸斯文败类的正经模样,“没有,没有,就是喝多了...我们上去看看吧!”


莫雅眉头一拧,“也好!有事早警告,没事看看也安心。走!”


于是乎莫雅就带着一行三人浩荡出发了,只是在进电梯的时候,她和杜都又好巧不巧地吵了起来。


“你这条肚兜就该去找你的裤衩,好好管管你!”


“你这只鸭子就该去找你的水塘,让你扑棱扑棱!”


“你这只披着羊皮的狼!”


“你这只穿着鸭绒的鸟!”


白浩蓝萧:“......”。


俩小朋友,不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