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都市之绝品老公 > 第五百七十一章 只能当情人?!

第五百七十一章 只能当情人?!

作者:蝶恋绛唇 返回目录

“因为,她是我的老婆。”薛天艾轻声地说道。


“啊?”


在听到老婆两个字之后,蝶语冰的娇躯直接一颤,捂住了小嘴,不敢相信地看着薛天艾。


秦梦雪也是非常意外地瞪大了双眸。


对于薛天艾直接把她的身份给说出来,她也感觉非常地意外。


甚至站在女人的层面上,秦梦雪觉得薛天艾的这句话竟有些残忍。


整个办公室的时间,在这一刻好像都停了下来。


过了又一会儿……


蝶语冰的小脸逐渐失去了血色,微微发白,声线都有些颤抖:“老,老婆,是……是指领了红色的小本那种关……关系嘛?”


“对,没错。”薛天艾点了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蝶语冰此时的表情之后,薛天艾的内心有种并不是太过于好受的感觉。 https://m.biqiudu.com笔趣阁


要说对于蝶语冰这个丫头,没有感情,那肯定是假的。


无论是昨晚蝶语冰的告白,亦或是那首《幻蝶》,都让薛天艾的内心,为她而柔软起来。


大概也正因为如此,薛天艾才会将他和秦梦雪的关系,直接摆出。


蝶语冰有些呆滞。


渐渐地,她的美眸逐渐有些黯淡。


就像是在这一刻,有些人把她的灵魂给抽出去了一样,眼神中满是落寞与空洞。


明明两人是情敌,但是秦梦雪在见到蝶语冰的这个模样之后,竟是有些心疼了起来。


毕竟……


她听了昨天晚上蝶语冰的告白,同样也审讯了薛天艾一整夜。


对于薛天艾和蝶语冰两人之间的事情,不说完全了解吧,但是她也掌握了个大概。


自然是能够明白……薛天艾对于她的意义,究竟是在怎样的一个等级。


薛天艾则是轻叹了一口气,别过了脸。


目前惹了一屁股情债的他,可不是什么好男人……


蝶语冰痴痴地望着薛天艾的脸庞,声音有点凄凄惨惨地说道:“那,那……那我怎么办?”


薛天艾都有点不敢面对,蝶语冰投过来的目光。


他朝着秦梦雪那里看了一眼。


秦梦雪此时也在看他,并且对着他翻了个白眼。


薛天艾甚是无奈地轻叹了一口气,随后看向了蝶语冰柔声地说道:“语冰,时隔九年,能够再次与你相遇,其实我真的也非常地高兴。”


蝶语冰娇躯微微一颤。


“村郭流溪画谢桥,小径水轻淋花娇。蜂动无影谁惹怜?陌上晴出盼蝶朝。”薛天艾轻轻地述出了一首诗。


取每一句的第三个字,便是流水无情的含义。


而这几句词,昨天晚上蝶语冰也应用在了她的一首歌中。


所以薛天艾认为自己说出这句话之后,蝶语冰应该也能够理解他话中的含义。


果不其然……


蝶语冰俏脸之上苍白之意更重了几分。


心中很是不忍,但薛天艾还是继续说了下去:“感情这种事情,……”


这边的薛天艾直接化身成了情感大师。


那边的蝶语冰,只是默默地听着,一言不发。


秦梦雪则是下巴都快被薛天艾惊掉了,这家伙哪里来的这么多歪理?!


“所以,就是这样了……”


薛天艾轻轻地呼了一口气,说出了这最后一句话。


秦梦雪把目光投向了蝶语冰那里。


虽然刚才薛天艾说得那一大通话,基本上都是一些歪门邪道的道理,但是其中拒绝的含义,却十分的明显。


所以……


秦梦雪非常想知道,蝶语冰在听过那些话之后的态度。


蝶语冰的柳眉皱地愈来愈紧,俏脸之上也满是沉凝之意。


大概又沉默了将近一分钟之后……


蝶语冰终于缓缓地开口,看向了薛天艾严肃地问道:“那……那,那我岂,岂不是只能当你的情人了?”


“对,没错。”薛天艾怀抱着双臂,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随后……


办公室内的空气,在这一刻都凝固了。


秦梦雪有点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这事情的发展,她怎么没有看懂呢?


薛天艾脸上的表情也僵住了,定格在了嘴角抽搐的瞬间……


他此时也反应了过来,自己刚才接了一句怎样的话。


这,这,这……这他喵的是怎么一回事啊!


他刚才说得不是一大通委婉拒绝的话语吗?蝶语冰究竟是怎样才从这样一大串的话语中,得出她要当他情人的这一结论的啊?!


“情人嘛……?”


蝶语冰嘟起了小嘴,伸出葱白的玉指,戳着自己脸蛋,在那里自言自语了起来:“我倒是不在意,不过我更想当正牌妻子啊……”


“不不不,不对吧!”薛天艾忍不住地吐槽了起来:“语冰,你没有听我刚才说的那些话嘛?”


“听了啊。”


“那你究竟是怎样得出,你只能当我情人这一结论的啊?!”薛天艾甚是不可思议地问道。


“你不是结婚,有正牌妻子了嘛?”蝶语冰眨巴着眼睛,很是自然地说道:“那么我跟你在一起的话,只能是当你的小老婆了啊,毕竟华夏的结婚证只有一张嘛!”


“这个结论的得出,跟我刚才说的话有关系嘛?!”薛天艾都有点傻了。


“当然有啊,正是因为听了你的话,我才能得出这样的结论啊!”蝶语冰撅起小嘴,略带着几分不爽地说道:“你不是说,时隔九年,见到我,你非常的高兴嘛?!”


“你不喜欢我的话,你能高兴嘛?所以既然你喜欢我,我爱你,我们理所应当,应该在一起。”蝶语冰掐着玉嫩的下巴,认真地分析道。


“那后面的那些话呢?”


“啊?你后来还说别的了嘛?”蝶语冰抬起俏眸,有些迷茫地看着薛天艾。


在听到了薛天艾以那样深情柔软的语气,说出第一句之后,蝶语冰便开始琢磨起情人的有关事宜了。


“啪!”


薛天艾伸出大手,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这感情好啊……


蝶语冰这个丫头,完全没有听到自己后面,那好大一串的“长篇阔论”啊!


天然呆……


这简直妥妥地天然呆了啊!


就在薛天艾琢磨着,之后的天应该怎么聊的时候……


“叮铃铃铃——!!”


他兜中的手机突然是震动了起来。


这谁啊?这个时候打电话?


薛天艾掏出了手机,在看到屏幕上的备注之后,神情微微一凝,赶紧接通了电话:“喂?树晓嘛?!”


没错,打电话给薛天艾的,正是北阳市警/察局的局长夏树晓。


同时夏树晓也隶属于“狼群”,代号为“残狼”。


但是……


这通电话的内容,与薛天艾所想的并不一样。


听着电话另外一头,夏树晓那焦急且带着愤怒的述说,薛天艾的面色愈发地难看了起来,神情更是凝重压抑地可怕。


看着薛天艾如此的脸色变化……


秦梦雪的心跟着咯噔了一下,她可是很少见过,薛天艾露出过如此的表情。


难道是出什么事了嘛?


“呼……”薛天艾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随后他低沉地说道:“行,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说完这句话……


薛天艾便是将电话挂断了。


紧接着,他倏地站起身来,抓起了一旁的风衣,看向了秦梦雪:“老婆,我这边有些事情,就先过去一趟……”


秦梦雪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满脸关切地走了过去:“天艾……”


这个节骨眼,薛天艾来不及解释些什么了。


他只是略带歉意地看了蝶语冰一眼之后,又转头把视线落在秦梦雪的身上:“老婆,语冰就先拜托你接待了。”


“等……”


秦梦雪这边话还没有说完。


那边薛天艾已经是拉开了办公室的门,冲了出去。


“喂……”秦梦雪有些无力地叹了一声。


随后她也和蝶语冰对视了起来,这,这要她怎么接待啊?


……………………


对于秦梦雪此时的困扰,薛天艾目前肯定是不知道了。


他只是神色匆匆地来到了地下停车场,坐进了法拉利拉法的车内,一脚油门便是干了出去!


“嗯?”


坐在奥迪A6L主驾驶的云珆目睹了这一切。


当下她完全是一懵。


薛天艾下来了?看起来好像很着急的样子……那,那蝶语冰呢?


……………………


藏青色的法拉利拉法,宛如一道闪电一般,在城市的干道之中飞驰着。


90Km/h……120Km/h……180Km/h……220Km/h……!!!


速度也在发动机,那排山倒海的轰鸣之中,不断地拔升着,提高着!


就这样,超高速地行驶了将近半个小时。


薛天艾驾驶着车子,离开了北阳市的主城区,来到了人烟稀少,较为偏僻的郊区。


慢慢地……


法拉利拉法,缓缓地停在了一道黄色的警戒线的前面。


薛天艾戴上了黑色的狼群口罩,打开车门,走下了车子。


警戒线的周围……


此时停着几辆闪着警/灯的车子,同时还有数十名持着枪械的特警守在那里。


夏树晓同样也等在警戒线之外。


在看到薛天艾的那一刻,他立马就冲了过来,脸上沉重无比:“大哥。”


“嗯。”


薛天艾点了点头,声音中有种说出来的冷漠:“先去看看吧。”


说完……


他伸出右手,拨开警戒线,便是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