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和空姐荒岛求生的日子 > 第三百五十五章:山坡反常

第三百五十五章:山坡反常

作者:焖葫芦 返回目录

鬼蜮留书?第一次听说鬼蜮这个词的时候,便是听胡灵裳说的,是听到有一个唤作鬼蜮之主的家伙,才有耳闻,既然这竹简上所留的字有鬼蜮二字,定然跟鬼蜮之主相关,既然竹简是那鬼蜮之主留下的,那么那个箱子被发现的地方必然也跟鬼蜮之主有莫大的关系。自现在整理到的情报而言,可以得知镇溟伞本是鬼蜮之主的邪器,而就在刚才韵雯还在水下清醒之际告诉我,镇溟伞的材料便是用的竹简上所记录的一种唤作縢的树,说及用左木心所做,记得竹简上说及木心有分阴阳,故此应该有分阴阳的两个木心,这左木心做了伞,应该还有另一个才对。自古而言,阴阳相克,这左木心为其阴,被做成了这种邪魅的伞,那么应该还有一个阳面右木心,那个会否就是其镇溟伞的解药呢?阴消阳长,阴长阳消,便是这般道理,既是如此,何不按着这个方向去调查一下,或许便能够找到解救韵雯的办法呢?“没错,我该想到这个,韵雯你不就是害怕自己这幅模样会影响我,觉得妄自菲薄吗?那么要是我帮你解除掉这种所谓的契约或诅咒,咱们不就可以回到过往时候,安安心心的过日子了吗?我应该下定决心帮你做到才是,这样你便不会解除我二人的婚约,对吧?”我说道。韵雯木讷的站在我前方,看不出她现在的神情如何,但是隐隐觉得她眼神透着一番担忧,不知何故,但我已打定主意,兑现我在飞机舱里那时的承诺,让韵雯真正活着,而不是这般不死不活。而现在唯一的线索,便是那怪铜箱子,毕竟里头有过縢的木屑,又有鬼蜮之主的留书,里头又是空荡荡,与我想找的那个右木心是最为接近的,今日见那鬣狗女王花花明显与之前态度不一,由此可以想到,或许那里头藏着的东西便是被她取走藏起来,而藏的东西里头,可能便有那右木心。这般想来,我还得是回去一趟碉楼山上坡鬣狗人居住地,去朝花花要来才好。如今太阳已经不似从前那般的灼热烧身,故此我便在岸上稍稍晒着太阳,自然风干一下,等差不多后,便就穿上衣服,朝着原路回去,韵雯虽然浑身湿透,但是她现在是一具活尸,靠着残灵的一口气活着有意识,故此身体根本不具备有温度的概念,虽然刚才浸透了,但与她而言,基本是无碍的。因为上次的教训,这次,我直接抱着她上去了下游到上游的坡道,上去后,拉开后院的门,见白露正坐在椅子上发呆,她见我进来,当即起身,说道:“你洗好了?”我点头,略带敷衍的说到:“嗯,不过我现在得出去一趟,今天不用给地浇水,你看好家。”她朝我走了过来,说道:“出去?去哪里?你又后悔了,打算将那不停利用你的狐狸精叫回来,对不对?”我懒得跟她瞎扯,说道:“昨天还听你叫人家灵裳姐,今儿个怎么就改口了?今天这事儿是我处理的不对,改天我还真得去给人家赔礼道歉,行了,我这边紧急,不跟你多说了,你在家里要有空就扫扫地,收拾收拾,若是想歇着也行,毕竟现在食物也足够,要操劳的事情没那么多,我得赶着出去,有空再说别的。”说完,我准备出门而去,白露气的拦在我面前,大喊:“周博,我等你许久,就不能陪我坐下聊聊吗?你今儿个交代清楚,到底要去哪儿,做什么,不然我便不让你离开。”我反感的说道:“宋白露,你越界了,你不是我老婆,别一副女主人的嘴脸,再者我也说清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给你点时间反省一下,别让你罚你罚的难堪。”说完,我推开她,出门而去,韵雯紧随其后,宋白露追到门口,大喊着:“反省?该反省的人是你,我为什么要那么做,为什么要让那小鬣狗人故意挠伤我,为什么要踩坏田地,不都是为了让你只相信我,重视我,能够明白只有我的智慧才能配得上你吗?我如果不做这些,你只会把我当成丫鬟老妈子,不会正眼瞧我一眼,更别提能成为你的老婆,我这么做都是因为你啊!”我怔住了,我没逼着她说,然而她却主动更多的承认,以为我早已觉察,田地的事情我确实猜到,但是那小鬣狗人的事情,我倒是始料无及,原来是宋白露自编自导自演了一番苦情戏,就想让我认定鬣狗人是坏的,她有先见之明,让我觉得她配的上我,其他女孩都不及她,让我对她另眼相待。现在我也才搞明白了状况,真是让我猝不及防。“你真好意思说这些,你的一点小阴谋让那小鬣狗人当场被自己的母亲咬死,活活一条命就此没了,还提及什么智慧?简直愚蠢至极!迟早让你给害死,回来再跟你算账。”我叹息一声。要不是忙着要去处理韵雯的事情,此刻我当真要对她发火训斥一顿了,只是现在箱子还在那花花的“寝宫”里,而既然竹简被我拿走,我怕那怪铜箱子会被处理掉,故此还得赶着过去一番才行,所以现在即便对她不满,还是只能暂时呵斥一番,不能接着说道。说完我头也不回的往院子外去,正好也遛一遛三伏,故此便就一起牵着出去,而到了院门口听到宋白露声嘶力竭的大喊:“好!周博,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的。”我不知她想干什么,不过我知道她一向惜命,自尽和害自己的事情她绝不会干,而现在我也顾及不到她了,毕竟我这边的事情也很紧急。我不太清楚,她在生气什么?之前我已经明白的跟她说及了条件,今后衣食住行,我会负责,但其余之事则不顾及,那时她也答应。怎么现在又以此不住的发疯呢?唉,只能说有些女人的心当真是摇摆不定,不能琢磨。一切也只能等我事情处理好之后,晚饭之际再以谈及了。于是韵雯跟随其后,我牵着三伏,我们一路又经过了鬣狗人摆摊区,只是这次出来,它们好像神情看着我有些不对,巡逻的鬣狗护卫都已看不到,更别说大獠牙了,摆摊的人数也少了很多,更关键的是,有些鲛人正前往山坡并且直接进入了鬣狗人占据的山坡上头,按照以前来说,这不是禁忌吗?不然之前在山坡下装个铁栅栏门,安排护卫专门看守是干嘛用?不正是未来防止其他人进入那片敏感区域嘛。并且那些鲛人看着似乎行踪匆匆,在用鱼尾走得快,好像赶着去办什么事儿,可那里是鬣狗人的居住地,山壁凿了山洞,里头都住着妇孺老少,鲛人去那里能办什么事儿。我一想,遭了,不会是要拍卖那箱子里的东西,所以鲛人全都被安排过去了吧!想到这里,我让三伏蹲下,将韵雯报上去,我自己也上马,一声呼喝,让三伏疾驰而去,心中想着,东西可别被拍卖走了,那不然那些鲛人带去海地下,我上哪儿找去。一路疾驰,然而我似乎也察觉了不对,四周丛林好像有眼睛在专门盯着我,听音辨声,能够觉察到好像是东西藏在里头,且那段时间练兵,早已熟悉鬣狗人在树丛挪动的节奏,而丛林里似乎正是这种节奏声音,而再听山壁上好像有滚落的石头声也让我稍许不安。总之,能一语概论,有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