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无边细雨丝如愁 > 第一百四十八回:汴京旧事 终了终了(三)

第一百四十八回:汴京旧事 终了终了(三)

作者:李秋散 返回目录

待到酒足饭饱后,吕老领着众人逛起了院子。


逛院子,可不是单纯的逛院子。


饭桌上不让谈的话题,这下全都要扯出来好好聊一聊。


吕老背着双手走在众人前头,他的身后是于瑞小心翼翼地跟着。


“你们说眼下的朝廷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没有?”


这一问可把众人问懵了,他们哪里敢乱说话,何况是在吕老的面前乱说。


于承首先答话说道:“现在的朝廷在官家的治理下,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


吕老笑道:“咱们都是自己人,也不是外人,有什么话直接说就是了。”


李颌赶忙插嘴怕于承抢了自己想说的话,他喊道:“朝中太多大臣只为自己谋划打算,丝毫不顾百姓们的死活。”


吕老不语,于承呵斥道:“你怎么乱说话,看把吕老气得,还不快上前赔礼道歉。”


吕老有的时候把朝廷想得太单纯,太美好了,想成他幻想中的模样。 https://m.biqiudu.com笔趣阁


吕老挥了挥手后说道:“朝中是有那么一部分大臣,只为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做打算,他们手里握着权利却只为自己揽福利,丝毫没有建树,没有一丝责任心,读了那么多年的圣贤书也是白读了。”


不知不觉他们已经走到了吕府的小湖旁,吕老捡起一块石子使劲地朝着湖中扔去。


扑通一声,石子没了踪影。他问道:“于瑞你觉得此事应该怎么办?”


于瑞思考了一番话说道:“学生以为,这件事情的源头就是朝中的官员们日子过得太舒适了,官家对他们太仁慈了,所以他们也有些乐不思蜀。”


吕老道:“官家对咱们这些读书人确实是太好了,所以才会有些人得寸进尺,想要去触碰人的底线,这事情老夫可是万万不答应的。”


李颌也很是激动地说道:“就连我都不答应,这样的大臣不是占着茅坑不拉屎,应该把位置交给那些真正有能力的人,这样对咱们大宋朝,对百姓们都是福气。”


于承道:“可是想要纠正朝中的这股风气可不是那么好办的,也不是一朝一夕便能办成的,面临的阻拦也是空前的巨大。”


吕老叹了口气,他也知道凭着个人的力量也是办不成此事。


吹着晚风,许久以后。天色渐晚,吕老对着众人说道:“老夫也就不留你们了,天色也不早了,都早些回去歇息吧,你们也都累了。”


于承和李颌两人对着吕老拜了又拜后便回过身子去找江素涛和温致书,他们要一同回府。


吕老看着他们的身影喊道:“巡视地方的事情就拜托你们二位了,一定要把此事办好!”


他们两人慢慢地回过头用力地点了一点。


于瑞跟在他们的身后打算送他们一送,出了吕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相见,也许是在城门口相送的时候吧。


众人上了马车,于瑞高声喊道:“路上慢点,路上小心,天黑注意安全!”


马车上于承责备着李颌。


“你方才怎么犯糊涂,吕老要把月姑娘许配给你,你还拒绝了,你知道这是多好的事情吗?”


李颌不语,他心里也很是难受,自己一无所有,又怎么敢耽误人家呢。


人家一个年纪大好的姑娘,样子也俊俏,身材也好,怎么会甘愿同自己成亲。


于承替他喊道懊悔,可李颌心中却是窃喜,他窃喜自己没有耽误一个好姑娘。


温致书在旁说道:“听吕相说你们两人要去地方巡视?”


于承笑道:“怎么难不成你也想跟着?”


温致书道:“这不是正好,我给你们两人当护卫,保卫你们两的安全。”


于承赶忙挥手道:“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还是别了,不过你为什么想跟着我们去摊这一趟浑水呢?”


温致书不语,他也要做一个像于承一样的人,甚至要超过于承,这样他才能给彭蕾争一口气。


于承见他不语便说道:“这我可得向官家请示一下,没有官家的同意我可不敢随便带着人。”


温致书道:“那你可得抓紧时间,若是让我家那个叔叔知道我在汴京那可就走不掉了。”


于承笑道:“敢情你来京城这么多日都没有回你叔伯那里去过,当初还骗我说是来汴京找你叔伯的。”


温致书一把捂住自己的嘴,他说漏了,将自己的尴尬事情。


于承笑道:“既然你想跟着那咱们可说好了,不能乱捅娄子,也不能去逛那些花红柳绿的地方,我们只是为了去办事情,也不能节外生枝,到处惹麻烦。”


温致书一一应允了下来,只是后来怎么样也没有人知晓。


……………………………………………………


回到府中,江素荣正在月下打着哈欠,摇着扇子焦急地等待着于承他们回来。


远远地便瞧见于承悠哉悠哉走过来,江素荣鼓着小脸很是生气,她等了他很久。


于承没有注意到江素荣脸上表情微微的变化,他一把将她搂住怀中说道:“今晚好累。”


江素荣原本的气焰瞬间便被浇灭了,她柔声地安慰道:“怎么了?是不是遇见什么麻烦事了?”


于承把脸耷拉在她的肩膀上有气无力地说道:“不想和你分开。”


江素荣扑地一下笑出声来说道:“咱们怎么可能会分开,你是不是酒喝多了。”


于承道:“我去地方巡视的话咱们不就得分开了?”


江素荣把他推开佯装生气地说道:“你是不是忘记什么事情了?自己再好好想想。”


于承被她这突然的折腾给搞懵了,他呆呆地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我又说错什么话了?”


江素荣道:“你把哥接到府上不就是让我陪你一起去巡视吗?”


于承这下才想了起来,他笑道:“我怕你累着,所以想让你不用跟着,在家中好好等我便是。”


江素荣道:“这怎么能行,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再说我还要给你做饭吃呢。”


于承很是满意地笑了起来,江素荣问他话他也不说,只是光笑。


月下,待到于承不笑了,他一把拉住江素荣的手便往里屋跑去。


江素荣的脸庞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很是通红通红,她明白于承是爱自己的,而她也爱于承。


于承不想让自己活得太累,可是他不知道,因为是他,所有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