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影视剧圆梦行动 > 第107章,火焰喷射器

第107章,火焰喷射器

作者:飘过太平洋 返回目录

那天,周景跟司令说了什么,没有人知道。直到后来发生的一件大事,司令兴奋之余说漏了嘴,众人才知道那又是周景的功劳。


那是后话了。


眼前,在禅达东边一处荒无人烟的地方,上百个油桶摆的崎岖蜿蜒的长蛇阵,才是重中之重。


80名背着各种武器装备的士兵,在一旁昂首挺胸,列队接受检阅。


接受检阅的,是他们的师长和副师长,算上训练他们的参谋长龙文章,新编第29师的三巨头就到齐了。


“龙参谋长,训练的怎么样了,到底能不能拿得出手啊?”周景发问了。


“师座说的哪里的话,我训的兵,当然能拿得出手了。”龙文章昂着头自信的说道。


他带着这80人,除了过年休息了一天,已经4个月没有休息了,每天都在这里训练。


天天爬油桶,训练服缝缝补补都磨破了一套,手肘都脱了两层皮,如果连这点自信都没有,那算什么啊!啊


“好,那就好。”周景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冲着一旁的方一鸣说:“一鸣兄,你不是一直好奇他们训练什么吗?今天就满足你的好奇心吧!”


“求之不得。”方一鸣说。


这支80人的小队,对于扩编之后拥有15,000人的新编第29师来说,简直就是沧海一栗,算不了什么。


但是能从全师挑人,拿到最新式的单兵装备,还有副参谋长这位3号人物亲自带队训练,那就显得非常与众不同了。


方一鸣之前没有主动去问,但并不代表他不好奇,只是他懂得克制,克制自己不要太过逾越了。


龙文章看看周景,然后又瞧一瞧方一鸣,已然明白些什么了:“师座,那请你为我们掐表。”


“好啊,我也看看你们到底有多少进步。”周景说。


龙文章转身过去,向前走了几步,面对着站成两排的80名战士,“师座和副师座今天都来检验我们的成果。


你们自己都知道这次训练的艰苦,但一切最终都是要用成绩说话的,有没有信心表现好?”


“有!”


众人大声的喊道。


“还差点儿意思,有没有信心?”


“有!”


比上一次还要高20分贝的答应声,80个人喊出了1000人的气势,震得人耳膜都疼。


龙文章这才觉得满意,一招手:“出发!”


20米外就是横倒的油桶,然而那只是一个入口,后面一个油桶接着一个油桶,从高空俯瞰过去,就像荒芜的地上,有一条百米多长的黑色巨蟒,随意的舒展开身体,晒太阳。


而龙文章他们的任务,就是尽量迅速而有序的,在粗壮的黑蟒蛇腹中爬过,抵达最终的出口。


俯卧爬行,对于士兵来说是一个很普通的训练科目,几乎大多数的进攻都要用到这一个姿势。


头顶上面是嗖嗖飞过的弹雨,身下是泥潭碎石等各种恶劣的环境。


然而就是这样的恶劣环境,也无法跟这80名战士面对的环境相比。


因为油桶里面是黑漆漆的,一点光也见不到的,对于有幽闭恐惧症的人来说,恐怕一进到里面就会胆怯害怕,甚至惊慌失措。


油桶的宽度,就决定在里面只能爬行,而且没有任何旋转的余地,身体想展开一些的困难。


而如果在油桶衔接的甬道里跟敌人遭遇,并且展开杀戮,那是没有任何旋转余地的,只能是你死我活。


排头兵董刀,手里攥着一截麻绳,俯身爬下爬进油桶入口,周景看了一眼手表,记下了时间。


之后就默默的目睹着他们,每隔一段时间,就进去一位。


周景私底下也曾尝试的爬过一回,那种滋味简直不堪回首,他从不向人提起。


能在这儿坚持下来的,都是能吃得了苦的精锐。


周景也看到了许多熟悉的面孔,曾经三团的一营长李乌拉,那个给别人卖身当兵的肖伟明,新兵招进来那个文质彬彬头一个当逃兵的李定。


李乌拉是2组组长,肖伟明背着火箭筒,那个李定背着一挺捷克式,一个个井然有序的爬进了黑乎乎的油桶入口。


在周景身侧的方一鸣,看着看着有点撮牙花子:这支分队还真够精锐的,全师一共搞了20个火箭筒,十具喷火器,这就出现了4个,还真够下血本的。


记得好像除了这支小分队,就是侦察营得了三个火箭筒,一个喷火器。


剩下的全被师座收拢起来,组建了一个攻坚分队,美名其曰集中训练,战时分配更加有效。


还真别说,方一鸣有点羡慕的流口水了。


“师座,这支小分队是要执行什么任务啊,拿这么些攻坚装备,是不是有些太过富裕了?”他忍不住问道。


周景目送着龙文章也爬进油桶入口,看了一眼时间微微的笑了笑,“一鸣兄,这你得让我卖个关子了,等他们发挥了作用,老兄你和我都要因此受益良多的。”


越是这样说,方一鸣的好奇心越是被勾上来了,他张了张口欲要追问,可又想到周景的性格,只能摇头说:“罢了,那我就静看师座您卖的什么关子了。”


周景无声的笑了笑,没有再言语,只是静静的等待着。


百米多长的油桶甬道,对于这些专业训练了4个多月的士兵们来说,已经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很快,头一个进入的董刀已经爬了出来,眯着眼睛警惕的扫视着周围,完成了战术动作,守在油桶甬道出口,等待后面的人。


之后,紧随其后出来的一个下士,手里还拖着一个假人。把假人扔到通道口外,他端着冲锋枪同样警惕的扫视着周围,就好像是在真正的战场上一样。


周景又看了一眼时间,这比他一月前来这里检阅时,要快了大概20秒。


直到所有人都陆陆续续的出来,列队站好之后,龙文章才笑嘻嘻的走过来:“师座,方副师座,二位还满意吗?”


“一鸣兄,满意吗?!”周景问。


明知故问,方一鸣微笑着点评道:“师座的眼光还是一如既往的好,龙参谋长的训练是有两把刷子。


光这一个项目,我相信无论是哪一支部队,都不会有人比他们速度快,也更有序。


至于其他项目,这都是从全师抽调的精英,在他们各自所掌握的项目中,基本上都是排名很靠前的,也不必多说了。


只是,我还是想看看他们的新式武器掌握得怎么样,话说我还真没怎么见过呢!”


虽说方一鸣已经够克制的,但周景还是从他的口中听出了酸溜溜的味道,大概还是在为新式装备,没有发到他手下而感到不满。


这点要求还是要满足,周景说:“龙参谋长,那就再看一下火焰喷射器,和巴祖卡火箭筒的攻坚能力”


这也是每天都要训练的科目,无非是今天变成实战演练而已,龙文章自然爽快的答应了,“师座,我现在就让他们准备。”


周景和方一鸣移步到另一个训练场所,准备接下来的观察。


火焰喷射器是这一时期的新式武器,几乎绝大多数中国兵都没有见过,这些武器到来时,还是美国教官手把手教的。


那边士兵在准备,周景就说起了火焰喷射器的由来:“一鸣兄,你知道吗,其实早在1200多年前,也就是西历763年,希腊人就发明了最早的纵火器,名叫希腊之火,而且用到了实战上。


希腊人的海军中舰船上,安装长铜管喷射希腊之火,点燃了敌人的船只,消灭了敌人的舰队。


只是可惜了,那玩意儿没有留下燃料的配置,和喷火装置的详细资料,不然我们可能早就见到喷火器了。”


“原来还有这么一段故事,都说师座您博学多才,果然名不虚传啊。”方一鸣帮着吹捧道。


“哪里哪里,只是看的书比较多而已,学的杂而不精,也就是讨个嘴上便宜。”


周景嘴上谦虚着,可他脸上的笑意盈盈的样子,早已出卖了他的想法。


方一鸣也觉得好笑,师座好为人师的习惯总是改不了,估计这就是他最大的软肋了。


闲着也是闲着,方一鸣像个学生一样请教:“师座,那您知道现代的喷火器,是什么时候发明的吗?”


“哎,那你可问对人了,别人还真不一定知道。”周景说:“咱们现在都用的是美国货,可谁知道这喷火器是德国人发明的呢!


那是40多年前,一个叫菲德勒的德国人发明的,最初是作为一种演习器材设计的。


可实际上,有人慧眼识珠,觉得这玩意儿有实战价值。所以在第1次世界大战,德国人就拿着这玩意儿摆了几次火龙阵,取得了一定的战果。


不过,那时候的喷火器,方方面面都差点意思,涉及到不太过关,比较笨重,喷出的火焰也就是10余米左右。


而咱们现在使用的美式喷火器,已经轻便了许多,两个人就方便携带,有效杀伤可以达到40米,用来对付碉堡再好不过。”


“哦,原来是这样啊,还真长见识了。”方一鸣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看着那边爬俯的两名士兵。


那边已经准备好了,龙文章跑来询问是否开始演练,周景同意后,他便向那两名士兵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两个士兵,一个叫袁德军,原来是侦察营的下士。另一位姓潘,是个中士班长,因为脸上长着麻子,人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麻皮。


麻皮管喷火,袁德军背着燃料瓶给他做助手。燃料瓶有30公斤,有点儿像灭火器。


自从背上这瓶子,袁德军跟麻皮一起训练百十次,两个人把这玩意儿的操作要领背得滚瓜烂熟。


不过由于燃料的限制,他们真刀真枪的练习,总共也才只有5次,每次就开了一枪。这又能开一枪,想想还有点儿小激动。


麻皮是个老兵,就是士兵们通常说的那种老兵油子。他作战经验丰富,过惯了枪林弹雨的生活,对于演练也十分平静。


两个人在碉堡的60米外,计算好了风向,匍匐着爬到了适合喷火的位置——碉堡西北30米外。


百余米外的周景等人静静的看着,没有丝毫的不耐。如果这是在战场,两名喷火兵匍匐爬行的过程当中,头顶上一定是嗖嗖飞过的子弹。


如果敌人发现了他们,并且知道喷火兵的厉害,那一定会玩了命的进攻他们。


而喷火兵身上背着的燃料瓶一旦被击中,那不仅是必死的问题了,还有死前要承受巨大的痛苦。


每一名喷火兵,都是值得尊重的。


麻皮接上了火焰喷射器的燃料管,对着远处的目标地堡进行瞄准。在这个距离上,一旦激发,可以做到百分百命中。


只见麻皮扣动火焰喷射器的开关,枪口出的火苗先是喷出了几米,就像一条几米长的火蛇。


然而就一两个眨眼的时间,火苗迅速膨胀,燃起的火焰有半人高,就像一条飞射而去的火龙,击中了碉堡。


喷火兵的一次攻击,就这么几秒钟,壮观的火焰也是一闪而过。只有残留的火焰,还在燃烧着。


周景他们等待了片刻,等到那些燃烧物质都烧光,火焰都熄灭了,才去参观效果。


历经多次灼烧的碉堡,早就被烧得黑漆漆的了,只是走近时,火焰余温还在,还能感觉到这里暖烘烘的。


放置在碉堡里充当敌人的草人,已经烧得只剩下灰烬了,还在往外冒黑烟。


龙文章介绍说:“碉堡只有小小的机枪口,敌人可以在里面肆意的向我们开火,而我们却很难打到敌人。


以往对付碉堡,只能用最笨的办法,让敢死队拿着炸药包将其爆破。


而如今,我们有了火焰喷射器,喷出的火焰是无孔不入的。敌人即便躲到老鼠洞里,也不是那么安全了。


假如这里面的是敌人,中了火焰喷射器一枪,哪怕人不被烧着,浓浓的黑烟也会阻碍视线,让他们呛到,绝对是无法阻碍我们进攻的。”


方一鸣看着碉堡里的灰烬,感慨的:“好啊,这个东西好,用它来攻坚,绝对能提高我们的作战效率,太好了!就是师座能不能……”


“放心,一鸣兄,到时候我会根据你的任务,给你加派的。”


周景知道方一鸣想说什么,无非就是想要在战斗之前,把这种攻坚的兵种派到他的手里。


周景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呐,只要对战事有帮助,他当然不会像个守财奴一样推三阻四。


大不了用完了再跟美国人要呗,谁让他跟罗斯福都是老铁,美国人还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