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踏破荒古 > 第四百一十一章 静等

第四百一十一章 静等

作者:大黑泥鳅 返回目录

踏破荒古第四百一十一章静等天一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


林洛背负双手,看一眼早已恢复如常的虚空,淡淡说道:“此人太注重心境,如此执着,才会搭了性命。”


小乌龟也颇为可惜,叹口气道:“他来这里怕是已不止一日,能够抵住长生的诱惑,也算是心志坚定之人,只是这般想要破了心境着实偏执了,不过话说回来,即便今日不死,除非胜了你,不然在修为一路再难前进半分。”


林洛点头,收回目光,“走吧,先进了幻影城,龙衔与云将还在那里等咱们。”


小乌龟倒是有些不在意,背负双手说:“那两个家伙看似牛哄哄的,但绝对不敢把你怎么样,即便是想要杀你,也会借刀杀人。”


林洛扭头看向小乌龟,“为何?”


小乌龟毫无目的的打量着四周,漫不经心的道:“谁不知道你是巫族祖巫,其他人不在乎,但这两人肯定在乎,毕竟千方百计的活了这么一把岁数,就是为了成就帝尊之位和长生,你让他们和巫族对立,那不是自找苦吃吗,再说了,在润下洲,他们可是看到你与谁好,四府、圣池峰可都不是好惹的,他们不会轻易乱来的。”


董英勇快走几步追上林洛两人,叫嚣道:“他们要真是敢找你麻烦,回头我就告诉师父,她老人家出马,别说是这两人,再来十个八个的也不是对手。”


董英勇说的虽神气,林洛也会相信,毕竟圣池峰的名号,在整个荒古还是比较响亮和神秘的。


小乌龟看一眼跟着三人身后默不作声的水丛筠,用肩膀碰碰林洛道:“哎,小林子,别忘了,还有氐人族,这个种族虽没怎么参加过战斗,但那什么云将肯定知道她们的底细,小爷告诉你,这氐人族可不好惹,你别看他们战力不行,但就那副拼命三郎的势头,怕是可以和战神一族相媲美。”


林洛并没有回头,对于这水丛筠,他可没什么想法,小乌龟鬼主意多,让这水丛筠跟着,不知道在憋什么屁,但按照他对小乌龟的了解,肯定不是好屁,所以,他只能做到处处避而远之,省的着了小乌龟的道。 一秒记住m.biqiudu.com


这战神族的广场实在太大,几人出了大殿直奔西侧行去,在穿越整个广场时才发现,居中战神巨像早已倒塌变成一堆乱石,乱石四下滚落,将这广场一分为二。


刚到这里时,林洛便觉这广场空荡荡的,如今才是知道,原来是因为这战神巨像倒塌的缘故。一路无话,四人足足走了半个时辰,才是到了林洛看到的那处地界。


原本威武辉煌的石碑如今已斑迹累累,其上雕刻的“功德碑”三字也模糊不清看不真切,在石碑下方,是一口古井,神奇的是这古井经历十万年之久,其内的水依旧存在,且清澈无比。


林洛仔细端详这功德碑,其上除了这三个大字外,密密麻麻的雕刻着许多字迹,只是被岁月侵蚀的厉害,根本无法辨识。


“小林子,这功德碑在战神族一共有四座,在上古那场大战前,四座碑只有最东侧的那座刻有名字,且还是寥寥几人,而战神族的族人,更是以自己的名字能刻上石碑而自豪,后来大战起,一个个名字被刻在石碑上,渐渐的四个石碑早已刻不下,到后来,大战结束,战神族族人全部战死,无人再雕刻他们的名字,而有些族落被战神族的英勇所感动,立誓要将战神族族人的名字刻在这里,可到最后,终究是不知道他们的名字,这事也就这样过去了。”


林洛伸手触摸石碑,石碑温热,像是在述说战神族的光辉事迹,“他们也就糊弄一下荒古罢了,真要有心,又怎会让战神巨像倒塌,又怎会让这座城变成一片废墟。”


小乌龟点点头,颇有些不服气道:“上古那一战,破事太多,小爷我都不愿提及。”


林洛抬头看天,此时已夕阳西下,根本不是要进入幻影城的时候,“看来咱们要在这里等上一夜了,待明日太阳初升,一切便会有结果了。”


小乌龟伸头去看古井内的井水,井水古井不波,闲扯道:“原本战神族与金乌族颇有渊源,这四座石碑便是由金乌族指点建造的,金乌族崇尚太阳,而这四座石碑也与太阳有分不开的联系,只不过后来金乌族被古族秦家陷害,当时战神便恼羞成怒,差些杀去秦家,不过后来为何没有去就不知道了,这事荒古都知道,甚至当时的秦家吓得举族连夜迁移,生怕战神震怒,而将秦家灭了族。”


这四座石碑与太阳有关系他知道,而金乌族他更知道,下场亦是惨烈,在傲阳宗的那处山谷内,金乌族被秦家不知从哪弄来的石碑镇住,以供后辈历练,如若不是他误打误撞的将那阵法破掉,怕是现如今还在受着折磨。


不过仔细想想,战神族与金乌族下场又极为相似,两个种族战死的族人皆都被人使手段封了意识,供人历练,这中间怕是有什么关联也说不定。


小乌龟看一眼沉默中的林洛,提醒道:“甭想了,战神族与金乌族的下场确实有关联,且应该是同一波人所为,但这也只是猜测,毕竟无人能够查出这幕后黑手是谁,不过最为可靠的一条讯息是,那个时候的秦家是被炼尸涧的人控制了,而战神族在上古那一战中也是主要与炼尸涧的那些失心者大战的。”


“又是炼尸涧,看来这炼尸涧当真要连根拔起,不然荒古定不会安生。”


小乌龟叹口气,“唉,一个炼尸涧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荒古万族根本就不一心,都是各自为伍,想想都可悲啊。”


林洛似乎又想起了什么,疑问道:“上古那一战为何昆仑山的人没有参与,他们不是号称是荒古人类修士的启蒙吗?”


小乌龟双眼一瞪,“你什么意思?”


林洛被小乌龟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你什么意思?”


小乌龟一愣,“哦,方才想起一些事,走神了,昆仑山怎么没参与那场大战,如若不是他们,怕是整个荒古都会玩完,他们出的力才大呢。”


林洛点头,如此才说的过去,不然人人尊敬的昆仑山可就真的太掉价了。


“对了,你听没听说过,昆仑山上有金乌族的那棵扶桑树?”


林洛突兀一问,小乌龟又是一愣,小心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个?”


“金乌族族长告诉我的。”


小乌龟轻出一口气,敷衍道:“谁知道呢,可能在那里吧,不过那扶桑树乃金乌族至宝,更是帝兵,怎么可能会在昆仑山。”


当时金乌族族长明确告知他,扶桑神树在昆仑山,再看现在小乌龟那躲闪的眼神,明显是在敷衍或撒谎,但他也没什么好追问的,至于昆仑山去与不去待以后再说,毕竟那扶桑神树现在他还用不到。


小乌龟见林洛不再追问,暗自出一口气,连忙转移话题道:“小林子,待这里的事一了,你要抓紧去四府一趟,我估摸着四府找你,就是为了炼尸涧的事,如若有了他们的帮助,怕这刚是冒头的炼尸涧很快就会被打压下去,说不定能够一举将他们灭了。”


林洛暗自思量,这一路行来,磕磕碰碰,总感觉每一个种族部落都有自己的想法,唯独他一个人被蒙在鼓里,但话说回来,他的目的是完成那九道任务,而后再顺便灭了炼尸涧,到时候也就能够安安稳稳的回去了。


想到这些,林洛盘膝而坐,缓缓的闭上眼睛,静等太阳初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