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原来当神也不难 > 第八章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第八章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作者:幼儿园一把手 返回目录

季知秋的触碰着石块,缓缓闭上了眼睛。


过了几秒后,他才睁眼,并对路离与顾寒露道:“这块石头发生异象时,可有什么东西从石头内冒出来?”


路离闻言,心中一紧。


这位路过紫云村的修行者,该不会真的察觉到了什么吧?


顾寒露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没有看到什么东西。


很明显,小结巴到现在都还没有发现,自己体内多出了一块指甲盖大小的黑色晶石。


路离则干脆装傻,且装得理直气壮。


毕竟那时候的小傻蛋,可是躺在棺材里的。你怎么好意思问一个“死人”呢!


季知秋失笑一声,似乎也是想到了这位少年那会儿正在棺材里躺着,他要是看到了什么,那才是天大的怪事。


实际上,的确没人看到晶石脱离石块,大家当时都只看到石块在快速震颤着,以诱人的频率抖动。


这一波,没有目击证人,完美! https://m.biqiudu.com笔趣阁


“真人,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路离好奇道。


与此同时,他语气中又略带紧张。


适当的紧张,是需要的。毕竟在村民们的认知里,他是被神像给救回的,不可能对这事情毫不关心。


“无事,只是感知到这石头内有两处位置是空心的。”季知秋放下了自己触碰着石块的右手,开口道。


“原来如此。”路离在心中想着,稍微放心了些。


季知秋转过身来,饶有兴致地看向路离,道:“经本座查看,这块巨石没有任何特殊之处。”


“但异象的确产生了,你也的确死而复生了。”


“这便有问题了。”


他冲着路离招了招手,道:“你且过来。”


路离走到季知秋面前,心情复杂。


虽然据他猜测,黑色晶石并非凡品,但究竟能不能逃过季知秋的法眼,他也没底。


“闭眼,静心。”季知秋一挥衣袖,一道柔和的风儿拂过,路离竟莫名其妙地进入了平和的状态,好似老僧入定。


恩,也有点像是男人冲洞结束后,抽事后烟时,那放空的圣人模式。


季知秋的双指轻轻一点路离的眉心,过了一会儿后,他才放下手指,啧啧称奇,猜测道:


“看来,此前是有高人隐居在紫云村附近,村民们受其福泽,你也因这位高人而得以存活。”


路离松了口气,于心中恍然大悟:“原来……我是位高人啊!”


很明显,季知秋并没有感知到路离体内的黑色晶石。


它竟能瞒过修行者的法眼!


路离并不知道,此时的季知秋表面上云淡风轻,提起高人时,也是一脸淡然,仿佛自己也不比这位高人差上多少,我与高人五五开.jpg。


可实际上他的心中已掀起了滔天巨浪。


“究竟是何人,竟能有此等夺天造化之功?”


此前,他就觉得路离很特殊。因为他的神识扫过紫云村时,意外发现了玄阴真体的顾寒露,可神识却自动忽略了顾寒露身边的路离,仿佛她边上就没这个人似的。


可当他仔细一扫,立马又能发现这个少年。


这是一件很古怪的事,甚至有点诡异。


仿佛这位少年就是半透明的!


“难道是因祸得福,开启了先天神通?”季知秋在心中分析着,深深地又看了路离一眼。


由于路离的外貌实在是让他觉得充满了威胁,因此,他也没看太久。


季知秋将目光转向了不远处的顾寒露,脸上露出了一抹和善的笑容,特别的儒雅随和,道:


“小丫头,你乃是玄阴真体,有着极佳的修行天赋,可愿随本座回宗?”


本低着头的顾寒露猛地抬起头来,清秀的脸庞上满是诧异。


然后,她立马把目光转向了路离。


顾寒露此刻再次想起了季知秋先前对路离说的话,这位真人说了,少爷命火将熄!


顾寒露哪怕再傻,也明白命火将熄这四字的含义,这代表了少爷时日无多了!


小结巴没有回答季知秋的问题,而是转而躬身作揖,低着头道:“求……求真人,救……救救少爷!”


五曜界的修行者们不喜跪拜之礼,除了一些特殊场合外,看见他人跪拜,一般都会心生反感。


因此,顾寒露虽然心中焦急万分,但也只是躬身求情。


路离将这一切看在眼中。


他深知小结巴的性格,她胆子小。此刻的她,应该心跳如雷,紧张的要命吧。


“少爷?”季知秋愣了愣,他没想到在一个小山村里,还能听到这样的词汇,纳闷道:“所以你们是主仆关系?”


顾寒露摇了摇头,否认之后,却又不好意思将二人的关系说出口。


她的气色并不好,脸色也有些苍白,羞涩之余,脸也不怎么红。但那一双小耳朵却红得要命,热到发烫。


季知秋看着少女这小女儿般的作态,哪还能想不明白。


看来是童养媳。


让二人诧异的是,他竟皱眉拂袖,不悦道:“男女姻缘讲究的是两情相悦,这简直就是陋习!”


没想到还是位大力提倡自由恋爱的修行者。


说完后,他似乎是怕吓着眼前的玄阴真体,平复了一下语气,道:“修行的确有延年益寿之效,只是你家少爷是否具备修行的潜力,我也不知。”


或许是担心二人听不懂,他补充道:“像你这等天赋异禀的玄阴真体,一眼就能看出特殊之处,乃是五曜赐予的福泽,不可能不具备修行的资格。”


“而大多数人的资质并不明显,极难查看,一切就要看五曜给予的启示了。”


“这意思就是......老子平平无奇?”路离闻言,有些不服。


我都帅得这么明显了,而且这具身体又被神奇的黑色晶石改造过,不应该啊。


于是乎,他开口提醒道:“真人,我其实力大无穷。”


季知秋瞟了他一眼,道:“本座从未听说过与力气相关的先天真体。”


路离:“…….”


给个机会啊亲!


他是真的想延续命火,也是真的想接触修行。


季知秋此刻倒是想起了路离是个存在感很低的人,极容易被人忽略掉,疑似开启了什么先天神通,便开口道:“罢了罢了,尔等若是愿意,便一同随本座回宗吧。”


路离闻言,立马躬身一拜,并严肃认真地朗声道: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什么回宗不回宗的,先把一家人的身份给敲定下来。


师父,回宗哪有回家来得好听?


季知秋倒是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弄愣了,我什么时候说过收你为徒了?


我要带回去的是这丫头,你只是个赠品。


他本就对路离那充满威胁的长相感到嫌弃,如今,见他这颇显无赖的嘴脸,心中嫌弃更甚。


我,季知秋,就是从这山上跳下去,也绝不收你这种徒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