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原来当神也不难 > 第十九章 拉拢人时,该拉哪里

第十九章 拉拢人时,该拉哪里

作者:幼儿园一把手 返回目录

路离启灵成功后,走出启灵法坛,迎接他的,是丹青门一众高层们看怪物般的目光。


所有人都将自己的神识停留到了路离身上,把他从上到下的扫了一遍,得出的结论是,此子除了长相过人外,其余地方当真是平平无奇。


可是,法相的敇令一共说了三十二遍啊,是八声启灵的整整四倍!


那么,很有可能就是此子真的也很特殊,只是我等修行者暂时……不配发现?


总之,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都要先把他也留在我丹青门!


于是乎,便由李墨盈先带他们在外门找一处空房休息,而剩余的几位高层,则准备召开一次紧急会议。


至于李墨盈嘛,以她那愚蠢的脑袋,参与不参与会议,其实都不重要。


反而若是参与的话,她一旦发表了什么傻里傻气的言论,反而会拖慢大家开会的进度。


毕竟是把脑子献祭了换胸的人。


眼看着李墨盈带着路离与顾寒露离开了启灵殿,大家干脆就在这里商议了起来。


但是,在商议前,大家先忍不住发泄一波情绪。 一秒记住m.biqiudu.com


青曜赐福,神佑我丹青门!


一宗十二门里,另外十一门有这类天才吗?


没有!


那还等什么!?


笑啊!


“哈哈哈哈哈哈!”


李墨寒作为掌门,自然要主持大局,过了一会,便开口道:“都说说看法吧。”


某雄性长老率先开口道:“我个人认为,这两人启灵之事,先瞒着青天宗,不急于上报。”


此言一出,所有人纷纷颔首。


丹青门作为青天宗的下属宗门,每新招一批弟子进行启灵,其实都是要汇集成册,上报给青天宗的。


按照正常流程,丹青门每三月进行一次启灵,那么,其实三月汇报一次就行。


当然,有特殊情况另算。


通常情况下,青天宗作为顶级宗门,是不会来下属宗门抢人的。


可顾寒露太耀眼了,路离又很特殊,这就很难讲了!


在五曜界,每一位弟子新入门,都是有个考察期的,为期一个月。


在这个月里,若发现品行不端,或其他不可容忍的原因,宗门可以随意的开除弟子,跟实习生差不多。


而一个月后,便等于是正式弟子了,可享受宗门的一应福利,且不用担心年纪大了就被开除掉。


也就是说,在这一个月内,青天宗想要来挖人,也会相对合理一些,是符合规矩的。可若是在一个月后,路离与顾寒露等于是正式弟子了,青天宗再来撬墙角的话,虽然大家是上下级的关系,但在五曜界,这一行为也会被视为强抢。


在宗规里,这是明令禁止的。


大家收弟子,各凭本事嘛!


因此,主要就是熬这一个月。


“那么,我希望大家都能对此事保密,关于今日的启灵之事,都莫要外传。”李墨寒拍板道。


众人纷纷点头。


虽然大家都心怀鬼胎,都想把天才弟子占为己有,但不管怎么说,出于宗门利益考虑,大家还是会同气连枝的。


“很好,那便散会吧。”大家统一意见后,李墨寒便宣布散会。


在其余人都走开后,李墨寒扭头看了季知秋一眼,作为一名冰山美人,如今的她却眼含柔情。


“夫君,你还真是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李墨寒微微一笑,如冰雪初融。


季知秋拉起她那柔弱无骨的小手,建议道:“夫人,既然你心情不错,不如我们去瀑布旁走走?我们也很久没有两个人一起好好散步谈心了。”


“都依你。”李墨寒道。


季知秋点了点头,心头暗爽。


今日,我当家作主!


话说回来,之所以选择去瀑布旁走走,是因为他还有一句从路离那白嫖来的“飞流直下三千尺,疑似银河落九天”没有显摆呢。


……..


……..


另一边,李墨盈带着路离还有顾寒露来到了丹青门外门的某处小庭院。


按理说,他们暂时是没有资格居住这样的小院子的,但谁叫他们现在是丹青门的小宝贝呢?


到了小院子后,李墨盈吩咐外门杂役去取来两套生活用品,交给了二人。


“你们先回房收拾收拾,收拾完了出来一下,本座有话跟你们说。”李墨盈冲着二人道。


“是。”路离与顾寒露应了一声,然后就抱着被褥往里走去。


路离前脚走进了左边那间房,瘦瘦小小的顾寒露,就抱着大大的被褥,小脸都差点被埋住了,跟个小跟屁虫似的跟了进来。


从小到大,她都是和少爷在同一间屋子里睡的,早已经习惯了。


因此,她进屋进得特别自然。


李墨盈看着眼前的一幕,微微一愣,紧接着开口道:“呀!不可不可,你们二人以后要分屋睡。”


回应她的,是顾寒露略带茫然的目光。


路离故意挤出一个单纯的眼神,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李墨盈,用少年特有的懵懂语气问道:“啊?弟子不知为何如此?我与她自小就是同屋而眠,都已经习惯了。”


他的这个问题,可把李墨盈难住了。毕竟在她眼中,眼前的少男少女都还是孩子,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解释男女之防。


“反正…….反正就是不行!”她决定拿出自己师门长辈的声势来。


若是小萝莉这样说话,那就是奶凶,可她的话,便是女乃凶。


“好,弟子领命。”路离不再逗她了,转而吩咐顾寒露道:“以后我们分屋睡,你睡我隔壁那屋。”


“好……好的,少…….少爷。”顾寒露乖乖应了一声。


李墨盈听着二人的对话,在心中道:“这个小丫头还真是事事都听他的啊。”


这让她越发确定,若想让顾寒露拜姐姐为师,最关键的是,搞定眼前的这位少年!


“可是…….该如何搞定他呢?”李墨盈陷入了沉思。


路离与顾寒露把行李与生活用品摆放妥当后,便走了出来。


顾寒露坐于石凳上,拍了拍身边的几个空位,对二人道:“坐。”


路离与顾寒露便直接坐下,由于离得不远,他都能闻到李墨盈身上的淡淡幽香。


“长老可是有事要吩咐弟子?”路离问道。


他其实知晓对方想说些什么。


但让他意外的是,李墨盈居然没有绕弯子,而是单刀直入地道:“本座希望顾寒露能拜我姐姐为师。”


“这么憨的吗,张口就来啊?”路离意识到李墨盈或许比他所想的还要娇憨。


嗯,是我喜欢的那种傻老婆。


李墨盈见路离没有反应,小鼻子上都皱出了一小道褶皱,那略带肉感的小脸微鼓,很认真的宣扬着自己这边的优势,道:


“你们想想,我与姐姐乃是同胞姐妹,顾寒露若是拜我姐姐为师,那么,掌门便是你的大师父,而本座,便是你的二师父,一下子就能拥有两位大修行者作为师父,此乃可遇不可求之事。”


“还大师父二师父呢,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花无缺拜入了移花宫。”路离在心中吐槽道。


顾寒露则依旧低着头一言不发,一副全凭少爷做主的小模样。


李墨盈见少年依旧不为所动,心中略气。但看了一眼少年那唇红齿白的干净俊脸后,倒是直接气消了一些。


长得好看的人,可以适当的不识好歹一些。


李墨盈想了想后,觉得与其浪费口舌,不如拿出点实际行动来。


与人谈判的流程本就是这样的,先来波口技,口技不行就动起来,这样就能把硬变软,无往而不利。


拉拢人嘛,要拉对地方才行。


“路离,此事你需好好想想。顾寒露若是拜我们为师,本座可以额外答应你们一个条件,你尽管提。”李墨盈道。


她觉得柳楠那贱人什么下三滥的招式都做得出来,必须要快点敲定才行!


“长老,弟子斗胆一问,什么条件都行?”路离问道,一下子就来了精神。


“只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便都可以。”李墨盈颔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