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 第五百三十九章 牛王寨!

第五百三十九章 牛王寨!

作者:鬼谷仙师 返回目录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正文卷第五百三十九章牛王寨!“三十多年前吧,说是有个模样俊俏,英姿飒爽的年轻人,跟随师父来到这大山中拜会高人,结果被牛王寨寨主看上了,死活都要结亲,要把女儿嫁给他……”


故事还没有讲完,被陈牧羽给打断了,“老哥,你说的这个人,该不会是你吧?”


打量了一下马三通,秃顶瘦脸,哪一样能和模样俊俏,英姿飒爽扯得上边?


马三通脸皮微微抖了一下,并没有承认,“但是兄弟,你知道为什么他会被牛王寨的寨主看上么?”


“为什么?”这老头自揭老底,陈牧羽自然也有兴趣八卦。


马三通道,“就是因为,他少不更事,不听师父的劝诫,在一个月夜,偷偷跑到这河里来洗澡,被寨子里的人给发现了!”


“嗯?”


陈牧羽愣了,“开玩笑吧你,洗个澡而已,就被人选中招婿?哦,我知道了,肯定是你洗澡的时候没穿衣服,被人发现天生宏伟,根骨上乘!”


“得了吧兄弟!”


马三通摆了摆手,“天生宏伟这一点,我承认,但原因并不是这个原因,那是因为,这条玉蚌溪对牛王寨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


“山里奇奇怪怪的规矩很多,这条溪又叫女儿河,一般都只能寨子里的女孩儿们来这儿洗浴,男人根本靠近都不准靠近……” 一秒记住m.biqiudu.com


“寨子里,到了婚假年龄的女孩儿,如果有心仪的男子,得到了族中长辈的允许,完成婚礼之后,有一个重要的流程,那就是女孩带着自己的丈夫来这条河里共浴,以此得到神的祝福……”


“共浴?”


陈牧羽看了看马三通,感觉有点隔应,赶紧起身上岸,我特么一个大男人,跟你共浴?


……


两人上了岸,看了看四周无人,陈牧羽这次安心,“你怎么不早说?”


“我不是叫住你了么?是你非要下去!”马三通苦笑。


陈牧羽白了他一眼,“那你怎么也跟着下去了?还想着再来一次艳遇呢?”


“得了吧,我都一把年纪的人了,这种好事,哪里还轮得到我?”马三通耸了耸肩。


身上的衣服都没干,两人便趟过玉蚌溪,继续往里面走。


马三通继续讲着他的光辉经历,“好巧不巧,那天晚上来河里洗澡的时候,正好寨主的闺女也在这儿沐浴,只不过天黑,没瞧见她,唉……”


一副一失足成千古恨的模样。


“后来怎么解决的?”陈牧羽问道,“你妥协了么?”


马三通摇头,“寨主的女儿,第二天一早见了面,长得那叫一个难以形容,我是个外貌协会的,当然不可能答应,还好我是跟我师父一起来的,我师父好说歹说,答应了寨主好多好处,这才放过了我……”


陈牧羽上下打量了一下马三通,那眼神仿佛在说,就你这模样的,还外貌协会呢。


“唉,悔不当初啊!”马三通长叹了一口气。


陈牧羽道,“不是放过你了么,有什么好悔的!”


“就是因为放过了我,才悔啊!”


马三通连连摇头,“很久以后我才得知,牛王寨寨主的女儿,当时是故意扮丑试探我,其实是个天仙大美人儿,后来还见过几次,哎……一言难尽!”


居然还有反转,陈牧羽一听就乐了,什么故意扮丑,人家恐怕是根本就没有看上你吧。


“如果当时成为牛王寨的女婿的话,今时今日,肯定不止现在的地位……”


马三通说着说着,竟然还诉起了苦。


“所以,你这次跟着我来这儿,莫非是想从走旧路,再续前缘?”陈牧羽问道。


“得了吧!”


马三通连连摆手,“老弟,我都五十好几的人了,哪里还想这些,这次过来,完全是因为咱俩的义气而已!”


“信你个邪!”


陈牧羽一摆手。


马三通指了指前面,有个山岭,“看到没,那儿就是牛王寨了!”


陈牧羽一看,那山岭上,隐隐约约有不少建筑,看起来颇有古韵。


“两位,止步!”


正这时,前方传来一个声音。


一个精壮的中年男人,从林子里跳出来,拦住了两人的去路,手里端着一把火铳,铳口正对着走在前面的马三通。


“兄弟,别激动!”


马三通连忙摊了摊手,示意自己没有带武器,被人拿土火铳对着,这感觉简直不要不要的。


马三通说的是当地的土语,陈牧羽听不太懂。


但是对面的男子一听,火铳口却是移向了一边。


“你们不能继续往前走了,赶紧离开吧!”


这一次,那男子说着并不标准的普通话,并没有让路,而是驱逐。


马三通笑笑,掏出烟盒,递了烟过去,“兄弟,麻烦你去通报你们寨主一声,就说我是马三通……”


“你认识我们寨主?”


那男子诧异的打量着马三通。


马三通微微颔首,“不仅认识,还有交情在呢,你只管通报就是了!”


男子将信将疑,“那你们在这儿等一下,不准乱走,我很快回来!”


“好,好!”


马三通把一盒烟都揣进了那男子的腰包里,那男子也半推半就的收了,提着火铳往寨子里跑去。


“老哥,挺大排面啊!”


陈牧羽笑笑,还认识寨主呢?看他这架势,莫非是想让寨主亲自出来迎接不成?


马三通干笑一声,“别的不说,我好歹也是西川武协的副会长,这点面子应该还是要给我的吧,况且,现在牛王寨的这位寨主,就是当初差点和我成双成对的那位,一点点旧情应该还是要给的!”


得了吧!


陈牧羽听他这么一说,反而有种不祥的预感了。


没一会儿,刚刚那男子从寨子里出来了,身后还跟着好几个青年,都是提着刀,拿着铳的,气势汹汹。


“老哥,瞅这架势,我是被你坑了呀!”陈牧羽脸皮微微抖了一下。


马三通讪然,下意识的往后退了推。


那男人带着一群青年,很快来到了近处。


“兄弟,怎么样?你们寨主……”马三通连忙询问。


那男人哼了一声,“寨主有请你旁边这位朋友!”


说的是陈牧羽。


陈牧羽有点意外。


马三通有点懵,“我呢?”


那男人道,“你,寨主说了,要么自己滚出南疆,要么让我们绑你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