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盗墓之我一点都不坑 > 第一百四十三章大决战之逃离

第一百四十三章大决战之逃离

作者:哒哒嘟嘟 返回目录

天命之人?


杜绍轩挑了挑眉毛,道:“没想到我还是天命之人,这有什么说法吗?”


“哈哈哈!”尸体随着笑声不断抖动,头颅上的玉片被震动下来一些,露出了一颗金灿灿的黄金头颅,封师古大笑一阵,道:“我即将登临地仙之位,那时我将会入世净化世间一切污浊,渡有缘人随我永享仙福,而你就是助我成仙的最关键之人,成就地仙我即天命,你自然就是天命之人了。”


“那你需要我怎么帮你呢?我不觉得我有什么特殊之处?”杜绍轩撇撇嘴,继续问道。


“不,你很特殊。有人夺了万人阳气镇压在此地,几百年过去了,阳气在无穷阴气的消磨下,变得无比纯洁而凝聚,变成了一种可以让死人复生让活人不死的天地至宝!


世间万物无非阴阳二字,此地被镇压的阳气是阳,乌羊王的尸身是阴,阴极生阳,阳极阴生。阳气即将化为阳极,乌羊王的尸体中的我已经尽收此地阴气达到了阴的极致,只要再进一步,阴生阳的时候吸收化为‘阳极’的阳气,阴阳尽归吾身。


阴极生阳,阳极阴生,阴阳循环亘古不灭是为地仙!


而你心头血中蕴含的阳气就是让‘阴极’生阳的引子,不要做无谓的反抗,交出你的心头血,吾将会带你的魂魄脱离轮回苦海助你成就阴仙!”


杜绍轩假装皱眉,疑惑道:“为什么偏偏需要我的心头血呢?我见此地有张家人出现,他们的寿命很长,体内阳气不会比我少,何必苦苦等我呢?”


“张家人?呵呵,他们体内的阳气确实很充足,但血脉杂乱,他们体内诞生的阳气并不纯粹!吸之有害无益,只有你,天下间最为特殊的人才符合要求,你体内的阳气是那么的完美!”


封师古的话让杜绍轩想到了系统的说明,血脉上,他始终是“人族血脉”,无论是小哥的麒麟血也好还是禁婆的血脉也好,都被系统整合进他的血脉中去了。 一秒记住m.biqiudu.com


用伪科学的说法就是,系统很可能是根据麒麟血脉、禁婆血脉中的特性打开了他体内的一些隐性基因,从而让他的人血具备了其他血脉的特性。


是打开不是突变,他的基因和其他人的基因不会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本质上,他的血就是人血,很纯粹的人血。


而他又具备了一些长寿不死的特性,体质也远超常人,体内阳气不是一般的旺,按封师古的理论,他还真是最特殊的那个。


脑中念头转几圈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儿,杜绍轩保持着戒备的姿势,试探道:“心头血换成舌尖血、指尖血可以吗?”


“啧啧,你的身体真是太完美了,如果可以,我也想仙路上多个道友,可惜此地阳气太过特殊,无法作为引子,我……只能把你的心给挖出来。”


封师古刚说完,玉窟一阵剧烈震动,整个墓室轰然崩裂,无数血雾从地底从上方顺着无数缝隙从涌了进来。


然而,这本该让人毛骨悚然的场景却并不会让人害怕,心底诡异的感到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至此,杜绍轩算是彻底看明白封师古的布置了。


他发现乌羊王尸体的特殊之处后,就开始做准备,带上万人进来或许就是封师古故意的,就是为了让乌羊王借助此地的特殊剥离这些人身上的阳气。


从“玄”的角度去说,任何生物的存活都是需要阳气的,这种理论中,维持生物存活的能量就是阳气,封师古追随者体内的阳气被剥夺殆尽,彻底“死”了,自然不会腐烂。


此地又在无头人身地形的丹田位置,是气息汇聚的点,四面八方的阴气都会朝这里汇聚,被剥夺出来的阳气就被困在这里面对阴气的洗涤。


然后封师古把乌羊王的尸体弄到这里,借乌羊王的尸体加速凝聚此地阴气的同时,控制着汇聚过来的阴气,让阳气不至于被阴气湮灭,他则躲在乌羊王尸体中,让阴气入侵改造自己的身体,直到身体被改造完成后,夺取乌羊王尸体中凝聚的阴气。


除此之外,封师古还在棺材山下埋了九死惊陵甲,九死惊陵甲经过几百年的增生,已经成长到能彻底把棺材山给包裹的地步。


最后,玉门中的鬼影带走了此地弥漫的阴气,让阳气彻底爆发,引来九死惊陵甲。


九死惊陵甲能分泌血雾一样的气体,按照九死惊陵甲的趋阳性和依靠吞噬血肉生长的特性,九死惊陵甲分泌出来的血雾应该就是为了驱赶的阳气,把阳气驱赶使其凝聚到某具尸体上再吞噬殆尽!


而事实就是如此,血雾从四面八方的缝隙中涌出,把因为阴气消失而四散的阳气全都驱赶到了这间墓室中,并不断地压缩阳气,继续下去,阳气必然凝聚到极致化为一种“阳极”的状态。


血雾出现,封师古就不再说话了,那颗黄金头颅微微抬起盯着墓室半空一动不动。


情绪和现实强烈的割裂感告诉杜绍轩,封师古即将动手了!


杜绍轩低声道:“幺妹儿,一会儿出现什么变故都不要慌,第一时间打开金刚伞,找机会炸掉那间耳室的大门!”


幺妹儿坚定的点了点头,担心是不存在的,这里阳气浓的很,人在这里,就像躺在母亲的怀抱中一样,心里放松的很。


幺妹儿现在看起来都有点懒洋洋的,昏昏欲睡,恐怕继续下去要不了多久,幺妹儿就会睡着!


这是一种不是幻境的幻境,在这种状态下,身体的本能会愈发凸显。


阳气本就是一种万能补药,人的身体本能上就渴望这种东西,众所周知,睡觉时,身体各种器官就开始自我修复。


处在这种状态下,本能会驱使着一个人去睡觉去休息,这真不是一般人能抗住的。


察觉到这一点的时候,杜绍轩很想给自己两嘴巴子。


他之所以和封师古叨叨叨就是为了拖时间,他觉得直接和封师古打,胜算很低,所以,他在想等九死惊陵甲过来,他不信九死惊陵甲会被封师古控制,在九死惊陵甲不分敌我的攻击下,他给幺妹儿创造炸门的机会,然后跑路。


结果,他之前还意外封师古为什么这么配合呢,还告诉了他很多修仙的信息。


现在明白了,封师古也打着拖延时间的注意的!


按照封师古的说法,他达到了阴极状态,但还没有达到阴极生阳的地步,对他而言,这里的阳气就是毒药。


一旦乌羊王的尸壳破裂,封师古就算不死也不会好过。


所以,封师古绝对不想随意动手的!


麻杆打狼两头怕!


杜绍轩怕打不过封师古,封师古怕动手时被打碎了乌羊王的尸壳!


杜绍轩除了担心封师古本人还担心封师古提前的布置,打定主意等九死惊陵甲过来。


九死惊陵甲一过来就是山崩地裂,什么机关都白扯,然后在乱战中寻找机会。


封师古同样在等九死惊陵甲,九死惊陵甲一过来,阳气一汇聚,一般人就直接失去反抗之力了!


愤怒?不存在的,杜绍轩现在浑身无力,从心底涌起一阵放松感,感觉世界是那么的美好!


或许这也在封师古的计划中,阳气汇聚时,他和幺妹儿被包裹在其中了,他吸收的阳气越多,对封师古的好处就越大。


杜绍轩笑了,开始是发自心底的温和的笑,很快,温和的笑就变成了无奈的笑,接着又变成冷笑。


系统,是凌驾于本能之上的存在!


一心二用沟通系统后,杜绍轩伸手从背后掏出一段绳子,开始缠绕刀柄。


封师古对这一切视而不见,他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墓室中逐渐凝聚的阳气上。


用绳子把两百黑刀的刀柄紧紧缠住后,杜绍轩又开始在地上盘绳子,确保绳子突然被扯动后不会打结。


盘好绳子之后,两把黑刀在地上一插,双眼微微眯起,看着阳气凝聚到一定程度后,杜绍轩猛然伸手提起幺妹儿就朝着阳气凝聚的中心位置扔了过去。


接着拔出两把黑刀,原地一个大转身就把黑刀甩向了已经被血雾笼罩住的封师古的方向。


在幺妹儿撞进阳气汇聚的中心时,封师古一声怒吼,黄金头颅刚转向杜绍轩,两把黑刀一前一后的就到了他身前。


杜绍轩全力甩出去的黑刀的速度是非常快的,不说和子弹相比吧,起码不会比强弓射出去的箭矢慢。


封师古更是了得,在大意被阴,黑刀即将临身时,双手带着道道残影,愣是在瞬间握住了两把黑刀。


幺妹儿呢,已经冲出了阳气圈子,进了血雾,一个激灵,幺妹儿瞬间惊醒,但不慌,按照杜绍轩的吩咐,立刻打开了金刚伞。


“轰!轰!”


“啊~~,我要你死!”


杜绍轩会只扔两把黑刀吗?他在刀柄上缠绳子的时候就绑了炸弹了。


绑绳子是在赌,赌两把黑刀能破开乌羊王的尸壳,那时他就能把黑刀收回来。


然而,封师古还是抓住了黑刀,炸弹引爆,乌羊王的尸壳被炸开,一个仙风道骨的人刚出现,脸上就像被泼了硫酸,血肉在不断的被腐蚀。


为什么要让幺妹儿第一时间撑开伞?无论黑刀能不能被收回,杜绍轩都会用炸弹。


炸弹爆炸的气波冲散了封师古周围九死惊陵甲放出来的血雾,已经被压缩到一定地步的阳气猛然朝封师古席卷而去,那速度,比杜绍轩的黑刀快多了,而乌羊王体型太大,又不是封师古本人的身体,他在全力控制双手的情况下,怎么可能再一次躲开阳气呢?


幺妹儿同样被爆炸的气波波及了,气波冲到金刚伞上,金刚伞兜着一团阳气包裹着幺妹儿冲到了耳室墓门那里。


即便金刚伞没有兜走阳气也没多大事儿,血雾凝聚成的血雨有剧毒,但是血雾的毒性是不能和血雨相比的,幺妹儿戴着防毒面具,又吸收了阳气汇聚中心的部分相当凝聚的阳气,出不了事儿的,毕竟耳室中有封师古留的后路,门口附近是没有血雾的。


两把黑刀已经被蹦飞,杜绍轩这次一点犹豫都没有,毫不犹豫的跑向了耳室那里。


幺妹儿掉落在那里后,牢牢的记着杜绍轩的叮嘱,翻身起来就把墓门炸了。


接连两次爆炸在不大的墓室里引起了连锁反应,已经布满裂缝的地下墓室开始真正崩塌。


血雾已经无法再压迫阳气,九死惊陵甲好像着急了,无数的青铜色藤蔓从各处钻了出来,疯狂的在墓室里搅动。


从乌羊王尸壳里钻出来刚脱离阳气的包裹的封师古,还没有来得及追杜绍轩就被一条藤蔓洞穿了身体。


九死惊陵甲的藤蔓上生有密密麻麻的铜须,洞穿身体后,是很难逃脱的。


封师古被洞穿胸口,痛苦的嘶嚎一声,没有眼皮的两个大眼睛珠子狠狠地瞪了了杜绍轩一眼,接着缓缓的张开了嘴巴。


他现在已经没有脸皮了,已经被阳气腐蚀干净了,连身上的皮肤都被腐蚀的不成样子了。


杜绍轩接住又被爆炸气波蹦飞的幺妹儿,一个跳跃来到被炸开的耳室门口时,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


之间一张骷髅脸的嘴巴张的大大的,上下颚都成一条直线了,然后,一个满身白色绒毛的人形物体,挣扎着从封师古嘴中爬了出来。


这玩意儿也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钻出来之后,仰天怒吼一声,猛然跃向杜绍轩,还没有到最高点,横空出现一根藤蔓洞穿了长毛怪物的胸口。


九死惊陵甲并没有就此吞噬怪物的血肉,而是把不断挣扎的怪物送进了还没有完全溃散的阳气圈中。


封师古被阳气包裹,尽管身体被腐蚀,但终归达到了阴极阳生的境界。


怪物刚到阳气圈子,阳气就像疯了一样,争先恐后的钻进怪物的身体,随着阳气灌入,怪物身上的白毛迅速脱落,露出了光滑的皮肤,也露出了那张小脸,看起来和仙风道骨的封师古有八分相似。


地仙!


最后时刻,封师古返老还童终究是成就了地仙之位。


然而,地仙封师古脸上刚露出笑容,无数的藤蔓猛然把封师古插成了刺猬!


人有万算,老天爷只有一算!


封师古千算万算终究敌不过老天爷一算!老天爷这一算并不是杜绍轩,而是九死惊陵甲。


成也九死惊陵甲,败也九死惊陵甲。


即便杜绍轩被封师古挖了心,封师古也出不了这里。


刚才的情况很明显,封师古体内的白毛怪物应该就是封师古被阳气冲体,阴极阳生之后脱胎换骨的产物。


这怪物被送进阳气凝聚的圈子后疯狂的吸收阳气恢复人形正式成为“地仙”。


所以,封师古即便挖了杜绍轩的心,借杜绍轩心头血的阳气完成脱胎换骨,仍然会疯狂的吸收阳气。


这时,他将会面对铺天盖地的九死惊陵甲的藤蔓。他躲不过去的。


虽然这次他提前被洞穿了胸口,但是在阳气罐体下,这点伤势并不算什么,而且在封师古成就地仙时,九死惊陵甲并没有吞噬他的血肉,然而,他成就地仙后,一点反抗都没来的急做,就被扎成了刺猬!


九死惊陵甲能把偌大的棺材山包裹,可想而知九死惊陵甲的枝蔓有多少。


当这些藤蔓汇聚成一个球把封师古包围后,封师古有没有被提前洞穿胸口还重要吗?


甚至他留的耳室的后路对他而言根本没有用!


耳室中应该有九死惊陵甲讨厌的东西,之前,九死惊陵甲为了把阳气困住,只能在耳室墓门前边大量汇聚。


要不是有封师古吸引九死惊陵甲的火力,杜绍轩也得栽这里。


看到地仙封师古被扎成了刺猬,杜绍轩打个冷颤,毫不犹豫的扛起幺妹儿就撒丫子跑路。


之前杜绍轩还觉得集结小哥、老齐、百岁山之后能和九死惊陵甲掰掰手腕呢,现在……呵呵!


九死惊陵甲的藤蔓太多了,上下前后左右都有,怎么防守?


耳室不大,是一个低矮狭窄的灵星岩石室,地面上堆积着一些书卷和珍宝,眼中所见满是珠光宝气,匆忙中也细辨不出那些明器都是些什么珍异之物,期间还混有梅花鹿,仙鹤等灵兽的尸骨。


封师古之前有没有死不知道,但是现在是活着的,理论上这就不是墓而是一个地下室了,顺手牵个羊一点问题都没有。


依靠九死惊陵甲发出来的声音来判断,暗道就藏在耳室尽头的墓墙后边。


这时候也没时间找机关了,扛着幺妹儿,一脚就把墓墙给踹了一个窟窿,暗道本就为了逃生,墓墙并不厚。


踹开墓墙,后边露出一条狭窄的石阶,两端都不见尽头,有一侧斜刺里通向上方。棂星殿地仙墓位于无头人身尸脉的腹腔中,无数天然形成的墓室分布得高低错落,相互间大多只是一石一墙之隔,此刻根本无法判断出台阶通向什么所在,但是九死惊陵甲吸干了地仙,肯定会大肆活动,一旦这里坍塌,封师古预留的驱赶九死惊陵甲的布置必定完蛋,一点都不能耽搁。


扛着幺妹儿全速走到了石阶尽头,发现整条暗道中的石砖都刻着经文符咒,并埋有断虫秘药,暗道尽头处却分出了两个岔路,只是其中一个岔路被堵死了。


九死惊陵甲的大部分力量都集中在地仙墓里,到这里时,山体的震动感明显降低了。


心下稍松,放下幺妹儿,杜绍轩在那条畅通的岔路中扔了一个小炸弹,敲了敲封住另一条岔路的墙壁,再结合从封家大宅祠堂里拿出来的《棺山相宅图》上描绘的地图,确定了他和幺妹儿的布置。


他们重新回到了封家大宅的下边,那条被封死的岔路就通往他们遇到玉石雕像的那个墓室。


而另一条岔道的终点就是杜绍轩之前一直想找的那个可能刻有预言的墓室。


知道里方位,没敢休息,只是再前进的时候,杜绍轩没有再扛着幺妹儿,而是提着金刚伞在前,幺妹儿提着另一柄金刚伞在后边紧紧跟着。


岔路后边这段暗道的地形并不规则,有的地方开阔,有的地方狭窄,凹墙里都是些古老的青铜神像,神像面貌狰狞,个个穷发凸眼,青面獠牙,低着头对暗道中怒目而视,好似修罗恶鬼现出原形,铜人手中都抱着镔铁兵器,身上的服饰也十分奇特,像是一种造型古老的皮铠。


铜人脚下还踩踏着一些铜兽,大多是熊罴一类的猛兽,那些巨熊全部挣扎嘶号堪堪废命,或是肢体残断,或是颤栗拜伏,无论是人是兽,神态皆是栩栩如生,甚至能让人感到,这是亲眼目睹怒目金刚屠杀巨熊时那血流成河的一幕。


最重要的是铜人铜兽身体上都铸着残缺不全的粗重锁链和铜环,它们并不是用来参拜的,而是一种禁锢囚徒的刑具。


顺着地上铺设着铁链的暗道,又向前摸索着走出了十几歩,地上出县一具横卧着的尸体。这具死尸十分奇怪,看起来生前应该是个瘦骨嶙峋的老者,脸上披头散发,身着的衣衫破烂不堪,几近**,裸露的胸膛上一条条肋骨都突显出来。


因为棺材山是条藏风纳水的灵脉,所以地仙村的死者皆是面容如生,全部死者的皮肉容貌都还保存完好,绝不会形成干尸。而暗道中的这具尸体,不仅被锁在粗重的铁链上,而且干瘪枯瘦,犹如恶鬼一般,手脚皆被镣铐锁住。


跨过尸体往前又走了几步就到了一间宽阔的洞室,石室中的铁索镣铐更多,铁链上还拷着上百具狼藉的死尸,老少妇孺都有,全部是骨瘦如柴,而且有不少尸首断肢缺足,死状凄惨难言。室内更有几尊青铜巨兽森严陈列,大部分的尸骸,都被牢牢锁在其中一尊高大古老的铜龟周围。


尸体旁散落着无数人指粗细的死鱼,形如梭箭,早都已成了鱼干,只见那无数小鱼都长得十分奇特,身子圆圆滚滚,周身鱼鳞都像是刀片,而且全都是一动不动的死鱼。


这种鱼是生活在清溪镇附近一条河流中名为“弹涂”的小鱼,形如泥鳅而多鳞,长寸许,弹涂小鱼晾干后浸蛇毒,鱼干一见油腥,便会立刻膨胀崩射,鳞片如刀,能够见血封喉。


除了这些小鱼干,所有死者的身体上,都有一个酷似乌羊的纹身。


杜绍轩知道大概但不清楚细节,检查了一下尸体,从上边发现了一些囚徒们记录下来的信息。


这些密室中的尸骸,原本都是棺材峡中一支古老的遗族,世世代代守护着棺材山的秘密。封师古建造地仙村古墓时,在棺材山遇到了这些巫者的后裔,曾杀了他们许多人,后来得知这批人掌握着一种传承久远而神秘的占星演卦之术,便将他们秘密关押,日以继夜的施以酷刑折磨,逼着他们为地仙演卦推象。


封氏祖先是在棺材峡盗掘悬棺发迹,盗出了许多载有星相异术的龙骨,也从中得了一些推算占验的本事,可都是后天所学,许多奥秘之处不得传授,毕竟不如乌羊王遗民掌握的精妙广博。


古代占星观象,不一定是直接仰望星辰,更准确的办法是借助铜器龟甲占卜,因为古人认为龟壳纹路就是天星征兆的直接反应。


之前封师古从陕西盗掘了几件西周古铜器,都是推演占星的铜兽,暗中藏在地仙村古墓的密室中,并将这些囚徒关在里面。开始那些乌羊王的后人不肯,但后来吃不消严刑拷打,加上封师古不断杀人相逼,只好为其推算。


得出的天启是,九死惊陵甲会逐渐吞噬棺材山,而在有一个特殊之人进入古墓救人的时候,地仙会从棺椁中走出来,吞吃这个人的心脏成就地仙,而后,九死惊陵甲会彻底吞噬掉整个棺材山,所有人十死无生。


这就是从这间密室中找到的启示,很宽泛,但是这件宽阔阴暗的密室,确实是乌羊王后裔推演天启的所在,然而在石牢密室的后边,还藏有一个密室。


密室上了锁,杜绍轩手一摇出现了一柄宝剑,给了假老齐的那柄宝剑,假老齐被鬼影带走后,这把宝剑被杜绍轩回收了。


这确实是一把宝剑,也不知道封师古是从哪个墓里挖出来的,其坚硬程度和锋利程度,几乎和系统出品的黑刀不相上下,再多就看不出来了。


用宝剑削开锁链,进了密室发现留有一些彩绘的壁画,有星相卦数之类的符号标记,也有人物山川,似乎是当时利用龟甲和青铜兽盘,推演象数,随后根据象数绘成图案。


在推衍中,通常会用图来表示推衍结果,一如《推背图》


《推背图》用的是人像,这里更多的是天象。


要想解读,必须得了解天象代表着什么。


但是杜绍轩没有直接去解读这些图案,这玩意儿怎么说呢,就像《易经》的卦象,一个卦象有六个寓意,条件不同,解读不同。


这些乌羊王的遗民,生前都很清楚在封师古入葬之时,他们都会被杀掉灭口,横竖都是死,他们很可能会在卦象上或者解读上做手脚。


通常情况下,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分开审讯,从而找到真正的结果。


如果这样的话,封师古应该会留下文字记录。所以,杜绍轩没有立刻解读卦象,而是首先在密室的四面墙壁上敲了敲,果不其然,密室中还有暗格!


暗格中放着一块玉璧,上边刻满了小字,就是繁体字,不是什么奇奇怪怪的文字。


按照上边的记载:盛极而衰,衰极而起,未来,封氏一族的最后血脉会带着一个特殊的人来这里。当封氏最后的传人死去时,地仙会凝聚封氏一族的气运于几身,达到阴极状态。


当九死惊陵甲包裹住整个棺材山时,地仙会从棺材里出来吞吃掉特殊之人的心脏,成就地仙,之后,九死惊陵甲彻底彻底吞噬整个棺材山,这里会被彻底毁灭,所有人都会死。


这就是预言的大概意思,让杜绍轩值得欣慰的就是,并没有出现他的名号。


至于气运之说,不好说,但说到凝聚一族气运于几身这说法,杜绍轩是不信的。


他觉得这是乌羊王后人给封师古挖的坑,为了促成预言中的结果,就算封氏一族没有死绝,封师古也会想办法把封氏一族彻底杀干净的。


那两个在外边就寄生了孙耀祖的共生体的任务之一可能就是杀死孙耀祖!


至于他的特殊性,封师古绝对是自己研究出来的,这个预言只是一些简略的过程,封师古应该是越研究,对预言越信任,最后深信不疑。


乌羊王呢,封师古知道了预言,乌羊王肯定也会知道,那杜绍轩一进来,很快就被锁定了,然后,乌羊王一路安排,把他身边所有人都换成卧底,怕是为了掌控他的心脏。


按照预言所说,地仙出棺吃掉了心脏,地仙是谁并没有说明不是吗?而且,地仙吃了心脏才真的成就地仙之位的。


所以,他的心脏就是决定性的因素,谁掌握了他的心脏,谁就占据了优势。


想想有些……无法言说,就凭这么个预言,他就被人算的死死的!


其中最玄乎的地方就是孙耀祖的行为了,他还真是被孙耀祖给带进来的!


预言还真说中了!


至于孙耀祖怎么扛住长得的迷药的,已经不重要了,可能性太多了。


至此,杜绍轩已经不打算再耽搁了。这块刻有预言内容的玉璧后边是一张地图,起点就在这间密室底部。


底下还有一条通道,打开通道的机关很简单,把这块圆形玉璧放在地面中心的凹槽里就行。


预言中说了,九死惊陵甲彻底吞噬了棺材山,所有人都死了。


封师古不可能不提前做安排。


密室地面的地板打开,下边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洞,洞口放着一具棺材。


杜绍轩压根就没有思考得失,一手提起棺材盖让幺妹儿钻了进去,他在钻进去之时,顿了一下,看了一眼深洞入口处的一行字:特殊之人请务必回返一次收敛吾等尸骨悬棺而葬汝亦会有惊喜之收获


记下这句话,杜绍轩在棺材外边的墙壁上一撑后,立刻盖紧了棺材盖子,棺材受力滑进了无敌深洞。


少顷,几条青铜色藤蔓穿破墓墙,似乎这里有什么让它们讨厌的东西,瞬间抽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