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长歌当宋 > 第六百七十三章没有雪花是无辜的

第六百七十三章没有雪花是无辜的

作者:我欲乘风归 返回目录

“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觉得自己有责任,在那之前,它们从未考虑过雪崩这件事,只是愉快地叠加着。”


秦慕慕看向叶安,缓缓的把这句话说完后便靠在躺椅上不再说话。


陈琳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他甚至连雪崩都没见过,但却觉得这话中蕴含着大智慧,就像是得道高僧说出的充满禅意的话一般。


叶安则是直勾勾的看着陈琳道:“你有证据吗?唉,也不需要证据了,事实已经很清楚,孙奭也有自己的利益,钱这东西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没有却又是万万不能的,没想到堂堂九经先生也会有为五斗米折腰的时候,说出去怕是都没人相信的。”


滋滋滋……陈琳端起边上的葡萄酿轻轻抿上一口嘿嘿道:“你现在便能看清着实不晚了!有人一辈子也看不清楚嘞!小子某家早就说过你不适合在朝堂上混迹的,有错吗?”


“对也不对,谁不是从无知到成长的,吃过一次亏便不会有下一次,吸取教训是好事,我不怕朝堂上的魑魅魍魉,也不怕那些见不得光的阴暗角落,你知道我怕什么吗?”


“怕什么?你叶安还有怕的事?!”


陈琳笑着撇了撇嘴,他还真的不相信也在朝堂上怕谁,一个在自己面前声称要扳倒王钦若的人,恐怕是连王曾和吕夷简都不会怕的。


叶安的回答却出乎他的意料:“我就怕这样的事情以后更多,以官职之便影响朝政,以国之法为商贾服务,为自己服务!不是怕,而是很怕!”


瞧见陈琳满不在乎的模样,叶安就知道他要说什么,不等他开口便道:“你觉得这是大宋开国以来的国策,从始至终便没有出过什么乱子,并且还能压制朝臣,使得文武皆不得作乱,乃是长久之计?”


见叶安说了自己心中的想法,陈琳挑了下眉头道:“怎么?有何不妥吗?” 一秒记住m.biqiudu.com


“朝堂之上,政令迟缓,非紧急军情拖沓严重,这是国朝之政啊!关乎江山社稷,黎民百姓,怎生能有半点怠慢?身为官员,以官身干涉商贾之事,这本就是最大的不公,但却行之有效,知道为何吗?因为能赚到相当庞大的钱财和利润!对很多人有好处!虽然利益不同,但咱们那位九经先生的手段实在高明,其中的利益涉及多方,我便不细说了,只道是,贴射法之事一出,便是王曾知晓孙奭所为,你觉得他会反对吗?亦或是吕夷简那个老狐狸?”


陈琳呆呆的看着叶安,呐呐的开口道:“某家只是说了孙奭因家中买卖最为反对贴射法,没想到你这小子便能说出这么多的大道之言来,你这脑袋里到底装了什么?!”


陈琳说完就要用手指敲着叶安的脑袋,在他大手下叶安根本连逃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无奈的翻着白眼:“我说这些都是生而知之你信吗?!”


“不信!”


“那不就得了,这些都是来自格物中的一目而已,名曰政治,嘿嘿嘿,官家即将要开这一目了,到时间若是我把朝堂中的阴暗揭露出来,你可莫要着急!”


“果然如此!你小子从来就没有让老夫省心过!但此举甚好啊!让官家早些看清朝堂…………也算不得一件坏事……吧?娘娘也有过这想法,只是担心官家心智尚未全开…………”


叶安不满的看向陈琳:“你的意思是有让我做坏人?你知道我的意思,一旦我做了这坏人,接下来的事情可就收不住了!”


陈琳微微一惊,叶安玩笑般的话语中藏着真实的想法,也是刘娥最抵触的想法,她更希望在自己统治下的大宋稳定如鼎,最好不要发生任何的动荡。


“你真的要走哪一步?”


“只是时间问题!”


“变法之事当稳妥而行,徐徐图之,便是我也知晓朝中的弊病所在,但你小子做事太过激进,一旦变法,怕是要变天啊!”


陈琳与叶安之间的接触已经不算少,说是刘娥安插在他身边的眼睛,不如说是老赵家忠仆对赵家最后的忠诚。


许多事情便是连刘娥他也没说,因为很可能涉及到日后赵祯亲政有关,所以在心中叶安依旧把老陈琳看作是合作对象。


这可真是讽刺,同朝为官的同僚都不能相信,但对这个老宦官叶安却几乎是无条件相信他嘴里说出的话。


原因无他,陈琳在自己面前几乎从不说假话,甚至不屑于撒谎。


叶安笑了笑,轻轻的拨开葡萄皮一边道:“这天早晚是要变得,但我可以让它变的平缓一点,慢一点,徐徐而变你信吗?”


看着叶安的动作,边上的秦慕慕翻了个白眼:“叶大官你也太恶心了……”


陈琳微微苦笑:“你们夫妻二人也真是什么话都说,当着某家的面开这般的玩笑,但你叶长生若真能缓缓变法,到也是不错,只可惜朝堂上的事情不是你说的算的,一旦变法必定会有党争,到时的朝堂又是天翻地覆,官家如何收拾?”


“所以我一直在改变官家啊!格物之学可不是白学的,你别忘了我还年轻,官家同样年轻,等到了而立之年,官家一展宏图之时…………”


叶安说着说着便不再言语,只是盯着陈琳看,此时的陈琳才知道眼前的少年人打的什么算盘,顿时苦笑摇头:“你这小子永远让人捉摸不透,现在就像要十来年后的事情,也不知是你眼光独到,还是太过天真,你知晓十来年的时间里会发生什么?大宋朝局,乃至天下的局势会有如何变化?”


噗哧……秦慕慕忍不住笑出声,叶安与她对视一眼,笑眯眯的盯着陈琳道:“我说我后知五百年你信吗?”


陈琳努力控制自己掐死叶安的冲动,冷哼一声甩袖离开,后知五百年?疯成什么样的人才能说出这般的话来,别说五百年,便是五年都没人信!


他还是早些离这夫妇俩远点,有时候他们总是会这般的发癔症…………


瞧见陈琳打算离开,叶安急急的后叫道:“王钦若的事情怎么说?”


陈琳微微一顿,头也不回道:“圣人的意思是她不插手,若王钦若真有不法,可罢相!”


叶安笑了笑,不插手?不法?显然刘娥已经开始不满王钦若了,只是想要借助自己的手除掉他罢了,但自己可不会站出来,想要扳倒王钦若,朝中大有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