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我妻上将军,开局坑杀敌军四十万 > 第一百零六章 税制

第一百零六章 税制

作者:我女儿太可爱了 返回目录

听到赵婉柔答应下来,苏文认真说道:“这事情可非一朝一夕之功!我说的也只是一个见解,未必就会产生好的效果,所以你莫要告诉陛下。”


他沉声说道:“如今大周,有权者必有钱,若是贸然下手,必定引起滔天的反弹,到了那时候,动乱只怕超出你我预期,谁也不能保证最后的后果会如何。”


赵婉柔点点头,说道:“你放心,我不会跟父皇说的。”


苏文理顺了一下思路,说道:“如今大周,百姓和权贵之间,财富差距极为巨大,可是无论任何人,哪怕是陛下,也做不到直接去把权贵的钱分给百姓。所以我个人认为,应当从税制下手!”


“税制?”赵婉柔喃喃说道:“可是如今大周百姓的税赋已经很低了,三十税一而已。”


苏文笑道:“谁说要减税了?我们要做的是进行税制分级,和取消特权纳税阶层。”


“税制分级?取消特权纳税阶层?”


“没错,首先,大周从商者,不胜凡属,可是这商税却与农税差不多,这般一来,那些商人赚得比起百姓多的多,付出的辛苦却要更少。而许多权贵也是通过官商结合,赚取大量的财富!”


“税制分级,便是因此而立,我们可按照收入高低进行纳税,比如年入十两银子以下的,可以不纳税,年入十两的,十税一,年入二十两的,十税三,年入四十两以上的十税五!这样一来,底层百姓压力便会减小,而同时,那些年入千两万两,甚至百万两的,纳税之巨完全可以弥补掉底层百姓不纳税的问题!”


赵婉柔明白了:“所以要取消特权纳税阶层!比如我大周的官员!”


苏文刮了一下她的鼻子,笑道:“聪明!我大周官员及三代内亲族可不纳税供,我老爹靠着这政策不知道少交了多少税,更别说其他人了,如果不取消这条,即便税制分级,也难以将这些人的钱财进行分化。” https://m.biqiudu.com笔趣阁


“待国库充盈之后,陛下便要想办法用这些钱去返还助民,到时候百姓的日子便能一点点变好。”


说到这里,苏文叹息道:“但是这只是推想,任何改革,要面对的现实问题都要多的多,比如取消特权纳税阶层,那第一个反抗的就是我大周一众官员!到了那时候,陛下能抗住这种压力吗?税制分级后,如何监管,督查收入,都是要下大工夫的!同时,陛下还要建立新的监管部门,对百姓日常用品物价进行监管监督,设定价格,不允许超限买卖!防止那些人将税钱转嫁于民!整个大周,不知道要出现多少问题!”


苏文很清楚,任何事情都不是动动嘴皮子就能解决的。


尤其是这种最根本的国策,一举一动必须慎之又慎,稍有不慎,甚至可能导致整个国家出现问题。


这也是他为什么不让赵婉柔将这些话告知周帝的原因。


要知道,好心办坏事的例子太多了。


可是苏文并不知道,隔壁两个老头子已经听的目瞪口呆了!


他这边,和赵婉柔一边讨论,一边吃,已经吃的差不多了。


当即起身离开。


两个老头子已经完全沉浸在苏文所说,凝神思考。


“经天纬地之才!此人有大才啊!”姬瑜臣喃喃说道。


刘墨也点头道:“确实!听此人声音,年纪不大,这般年纪有这般见识已然不易,可是此人竟然还能保持理智,没有任何急躁,当真了不得!”


其实苏文所说,不过就是基于前世的一些见识罢了。


可是在这个时代,却已经是划时代的政策!


两人消化完苏文所说,回过神来,姬瑜臣起身出去,却发现苏文早已经领着赵婉柔离开!


“究竟是哪家的公子,能有这般眼光?”


姬瑜臣喃喃说道:“此人这般见识,堪称国之柱石!却恨不能相见!恨杀我也!”


老家伙一口气闷在胸口,别提多难受了。


他仿佛看到了大周百姓富足起来的希望!


刘墨出来,摇头道:“可惜了,你我刚才,沉溺于此人之说,却不曾出来相见!不过瑜臣贤弟莫要着急,听刚才两人之话,一人是公主之身,另一人也必然是我大周权贵子弟,将来亦会为陛下效力!”


姬瑜臣红着脸说道:“胡说!怎能不急?我怎能不急?这等国策,怎能不与之细细讨论?若是献与陛下,说不定便能彻底改善我大周百姓之处境!少年人畏手畏脚,我这老头子可不怕死!”


刘墨苦笑道:“那少年不是说了,此策一出,必然引起滔天之浪,依我所见,不仅仅会如此,献此策者,甚至会得罪大周所有权贵!”


姬瑜臣不屑道:“然后呢?得罪权贵又如何?老夫宁肯断头,不愿苟活!我可不是郭斌,被那苏文一顿打嘴巴子就扇的不敢见人!我定要寻到这少年!与之一论天下!纵然一死也要改变我大周千年弊端!”


“你就不怕血流成河?天下大乱?”刘墨皱眉道。


姬瑜臣冷声道:“我当年辞官,便是感觉到绝望,立国千年,百姓生活困苦,我却始终不知该如何是好!如今国策已现,便是血流成河,天下大乱又如何?若是没有断臂之心,这沆瀣一气的浊世何时才能清明?百姓便是再过千年之后,能否富足?”


“千古之策在前,岂惜一身?”


姬瑜臣赶紧去找小二打探苏文的身份去向,可是苏文也是第一次来这里,小二根本就不认识。


姬瑜臣急了,掏出十两银子就放在小二面前!


“你!不管何时再见到这个公子,定要去告知于我,到时还有重谢!”


小二张大嘴巴看着眼前这个老头,不禁有些茫然。


这人是疯子吗?


人家刚才在这里吃饭你不找人家,现在人家走了你这样?


不过有人送钱,小二还是赶紧收下,并且赔笑答应下来!


姬瑜臣喃喃说道:“是啊,那人说的是,如何监管?我这便给了他十两银子,除了我二人,无人能知,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