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废柴妖狐 > 第八十三章:玖玄神君

第八十三章:玖玄神君

作者:一个闲鱼翻身 返回目录

虽然这个会开得稀里糊涂的,但至少还是对当前的局势大致有了些了解,当然,有些搞不明白的后续还是可以问鹤凌仙君。


回道随云阁时鹤凌仙君把神识从自己的分身上抽出,回到了本体,虽然这种事儿对他来说本是寻常之事,但毕竟他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所以缺少了神识的分身也刷的一下消失掉了。


坐在空荡荡的大殿里,看着鹤凌仙君在打坐休息,胡一鸣白无聊聊的抽出玉心剑耍练,本想和剑灵聊天,可他却发现不管怎么呼唤,玉心剑都如同死物般默不作声。


他又试图和叶尘说话,也没有得到回应,这个不靠谱的系统,每次需要他的时候都不出现。胡一鸣躺在大殿的地板上正在百无聊赖,忽闻鹤凌仙君说道:


“一鸣?你来。”


胡一鸣蹭的一下从地上跳起来,欢快的跑到矮桌旁和鹤凌仙君面对面坐好,道:“诶?你终于说话了,好无聊啊,叫我干嘛??”


鹤凌仙君笑了笑说道:“你看。”


话音刚落胡一鸣忽便闻到了烤鸡的香味,顺着香味飘来的方向看去,一盘盘的美食正从殿外一个个飞了进来,落在他们眼前的矮桌上。


“喜欢吗?”鹤凌仙君问。


“哇!这是哪里来的?”胡一鸣激动得两眼冒光,刚要伸手撕个鸡腿,又不太好意思的看了看鹤凌仙君。


“我答应过回来做给你吃的,你吃吧,都是你的。”鹤凌仙君宠溺的递了双筷子说道。 笔趣阁网址m.biqiudu。com


胡一鸣一边吃着鸡腿一边感叹,原来鹤凌还会做饭吗?这简直太好吃了吧?但是又想到刚才鹤凌仙君完全没有离开过大殿便问道:“你根本就没有去过厨房吧,何况咱们玉剑锋还有厨房吗?”


鹤凌仙君给胡一鸣盛了一碗排莲藕骨汤继续说道:“很多很多年前,有个仙厨朋友送过我一个有趣的法器,一个移动厨房,金丹中期以上的修士可以通过神识驱动里面的各种机关,几乎只要有食材,任何人都可以做出可口的饭菜,只不过,神识和灵力越是强大,菜品就越好吃罢了。”


胡一鸣撕扯烤鸭的动作都停了下来,不可置信的问:“厨房……也能算法器??”


鹤凌仙君把红烧狸魔鱼往狐狸面前推了推说道:“怎么不可以?等你们能闯过第五层秘境的时候,咱们就去都城,让你看看真正的世界。”


胡一鸣心中腹诽道:这真的把我当作没见过世面的乡下野狐了吗?但一想鹤凌仙君身体还没有完全好,居然调动灵力为自己做饭就觉得有些感动。


他想了想后说道:“我虽然不太理解用神识做饭这种事儿,但我必须说,这样做饭是没有灵魂的,回头我做饭给你吃可好?只不过是用普通的食材。”


“你还会做饭嘛?”鹤凌仙君有些意外,他们相识的几百年间,狐狸别说是下厨了,甚至从未想这次一样风卷残云过。


胡一鸣意识到自己又说漏了嘴,干脆敷衍道:“啊,不会还不能学吗?回头我一次给你试试。”


虽然不太相信散漫的狐狸可以学会做饭,但鹤凌仙君的心中还是满怀期待,他笑着说:“好,我等你。”看着胡一鸣风卷残云的吃光了所有的盘子,一边用手帕给他擦了擦嘴,一边温柔的问道:“满意了?”


“嗯太满意,鹤凌你真厉害,就是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吃到……”胡一鸣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道。


鹤凌仙君清理掉一桌子空碗盘之后说道:“这有何难?等你们从秘境归来,我给你们几个在这里办个宴席,所以,咱们要不要开始谈谈正事儿了?你不是有问题要问?”


胡一鸣拍拍脑门说道:“对对,酒菜太好吃了,一时差点忘记。之前我一直有在琢磨,那个什么什么剑……”


“髓阴剑。”


“对,髓阴剑,这把剑不是天生地长的吧?如果是妖兽腿骨所制作,又是谁的剑呢?它到底什么来历?还有就是既然剑破碎了,只要毁掉其中一片不就万事大吉了?为什么还要找齐?那个焰陨铁要收集多少才能练器?我觉得掌门说得太模糊了吧?”胡一鸣喋喋不休的说了一大堆问题,满怀期待的看着鹤凌仙君等待答案。


鹤凌仙君依在凭几里默默的看着胡一鸣,他没想到狐狸居然攒了这么多问题有些意外,虽然胡一鸣平时大大咧咧的没什么正型,但是认真的时候却格外的认真。


“你的问题还挺多,其实,你之所以觉得掌门说得不清不楚,是因为你并不是从小生活在这里,你们狐族没有系统的学习过历史,所以说你听不懂也是正常的。”鹤凌仙君解释道。


“难道你们南鹤派还有历史课吗?”胡一鸣震惊道。


“怎么没有,这些弟子三岁被选入门派,哪怕只是外门弟子,或借读在门下的弟子,都要通晓这些知识,你知道星玄子会背的书有多少?三千八百本。你知道飞飞通晓的医药典籍又是多少?他们药炉的藏书阁估计已经被他翻遍了吧?”


胡一鸣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两个看上去比自己还不靠谱的人居然如此博学。


鹤凌仙君说:“所以,平时多看看书,这些问题就不用我来解答了,但这次还是给你讲讲吧。说到髓阴剑的来历,就要从3000千年那次神魔交战开始,这把剑就是当时的魔君所用,在战役的最后,髓阴剑被击碎,你猜,打败魔君的神将是什么人?”


胡一鸣摇头表示不知,他搜索了火绒的记忆啥也没找到,现在看来,鹤凌仙君觉得他是没文化的乡间野狐也是有道理的了。


“怎么?你们狐域虽说没有传授古今的历史,但这个事儿长老们也没有对你说起来?”鹤凌仙君显然有点儿意外。


“???难道和我们狐族有关系吗?”胡一鸣问道。


“怎么没关系?打败魔君的神将就是当时的狐王——玖玄神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