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女配修仙之拂衣去 > 第40章,息事心不宁

第40章,息事心不宁

作者:炸酱爱吃萝卜 返回目录

沈薰衣心里有点肉疼,这张符可是她这几天的成果,但是又挺开心的的,没想到竟然效果极好。


刚刚笑问的少年脸色瞬敛,黑痣少年在一旁看了,一时有些慌,但随后不知想到什么,立即道,“那又如何?!臭丫头你那符篆这会儿用了,不就已经没有证据了吗哈哈。”


沈薰衣用看白痴的眼神扫了他一眼,从袖口又抓了一把符篆,啊虽然仅仅是符纸罢了,但胜在对面不知道呀。


黑痣少年见状还要动手,沈薰衣拉着柏意往后退一步。


“黑痣大哥你可要想清楚了,你就算毁了我手上的,我也还有很多的。”


另一个少年拦住了黑痣少年,冲他摇了摇头,“我们走吧。”


黑痣少年凶狠地看着沈薰衣,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痣,他从小到大最讨厌别人说他这个痣了。


然而另一个少年说的话却是意想不到的管用,黑痣少年他狠狠地“哼”了一声,踹了一脚门就进去了。


“哎等等等等!”,沈薰衣喊住他们。


“小妹妹还有事?”,两人顿住脚步。


沈薰衣摆摆手,“啊没事没事喊错了。”


“你——”


沈薰衣在黑痣少年回头瞪过来的时候,把手上的符纸递给了柏意,“这个你也拿一部分吧,我留几张,你留几张。以后万一遇到什么事,也好用。”


柏意乖乖地接过收起来。


黑痣少年:……


这是在明晃晃的警告他们?他双手紧了紧,就要又上前去。


旁边的少年低斥,“阿赫!”


于是黑痣少年绷着身子半响,把手一甩,气冲冲回了房间。


两人走后,沈薰衣才看向柏意,眉眼之间有些严肃。


“阿衣……”,柏意小心翼翼地喊她。


看两人刚刚的样子,沈薰衣莫名觉得柏意不仅仅受这点排斥而已。但她看他这性格也不像是会得罪人的。


“他们没欺负你其他的吧?”


“没有没有!”,柏意忙道,他其实觉得那些言语上的辱骂都算不了什么的。早也就习惯了。


说完见沈薰衣沉默着不说话,就看着他,柏意想到是不是自己回答得太快了。他一慌,脸色变得更苍白了。


沈薰衣叹口气,扶住他,“走啦,没事,我送你进去。”


“这这这…这不好吧。”


沈薰衣倒是觉得没什么,“送你到你房间门口就是”,她看了看其他两人的屋子,黑痣少年住的右面,另外一个住的正面,此时两人都关上了门。


柏意最终同意了。


沈薰衣把他送到门口,就挥挥手走了,柏意笑着点点头,目送沈薰衣出去。


沈薰衣道,“你先回去吧!我自己会离开的。”


柏意乖乖点着头,但却没动。


少年一身白衣,夕阳映照在他苍白的脸上,光点碎在他清澈的眼睛里,看过来的目光纯净又柔软。


沈薰衣愣了下,又胡乱挥了挥手,就快步离开了。


站在院门儿顿了顿,还是没有思考清楚,那两人也是炼气期,柏意的修为在这两人之上,这两人这般对他,怎么却像是毫没反应似的。


至于能忍则忍,世确有小忍获大谋,但有人却是会蹬鼻子上脸,大谋还没实现,就被这日一日的恶意磋磨得太辛苦。


然而沈薰衣却不知道,柏意并非是感知不到他人的恶意,只是觉得太无所谓了。


柏意等待沈薰衣走了片刻,才慢慢上石梯回房,修炼了一天,身体四处蔓延开来难以忍受的疼痛。


他捂着嘴咳嗽着,双肩不停地颤抖着,缓缓弯下了腰。


或许是察觉到沈薰衣走了,正方向的骂声也就很肆无忌惮了。


柏意眼睫投下阴影,听着那边嘲笑的辱骂面无表情。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被讨厌了,其实刚开始的时候不是这样的。但是想起来,他似乎自出生就一直被很多人讨厌,除了阿娘……


但他确实什么也没做。


黑痣少年刚刚从自己屋子里出来走到了正屋寻找另一个少年,两人现在正坐在一起喝着茶。


心里实在是憋着一口气,不骂不行,骂了好半天,他灌了一大口水,“阿玺,没想到那臭小子这样的还能找到队友?”


“说话磨磨唧唧跟个女人似的,看起来也弱不经风,我最烦这种人了!”


名唤阿玺的少年拍了拍他的肩,“是挺烦人的,但是规矩摆在那儿,刚刚阿赫确实冲动了。”


“我就是忍不下去这——”,他一拍桌子。


另一个少年笑了笑,小声道,“阿赫太冲动了,咱们后面不是还有历炼这些?”


黑痣少年眼睛亮了亮,但嘴上仍然没有停住。


他拉着嗓子故意说给人听,“这样的人真是让人恶心,真不知道我们居然这么倒霉撞上了,现在人家护着他,以后可不一定,以后发现他真实的样子,可不也会觉得恶心!”


柏意听着那边的骂声一直没有反应,此时不知想到什么,他的眼睫颤了颤。


真实的自己吗?


他放下捂着嘴的手,上面又有了殷殷血迹,房内渐渐地暗下来,而他也没有掌灯。


随后慢慢地走到了床边坐下,继续修炼。


……


沈薰衣回了院子,柯可听见响动就跑出来了,“衣衣,你可算回来了,怎么样了柏意他没事了吧?!”


柯可一向说话直接,嗓门儿也大,沈薰衣点点头,冲她指了指于佳欢的房间,示意她小点声。


柯可一下子捂住了嘴,随即她拉着沈薰衣靠近道,“那你怎么去了这么久?”


沈薰衣也不隐瞒,直接就跟她说了。她总觉得还是挺担心的,觉得想跟柯可讨论下,那两人的样子肯定记仇了。


柯可一跳,“什么人啊!柏意人这么好,他们居然欺负他!”,情绪一激动,小姑娘没忍住,响亮的嗓门儿又叫了起来。


沈薰衣扶额。


“带你去屋子里说细节,别激动别激动!”


正在这时,正屋的门却一下子打开了,一个有些急切的声音响起,“你们在说谁?!”


沈薰衣和柯可转身,是于佳欢出来了。


“打扰到你了吗,对不起对不起。”柯可嘟了嘟嘴,道歉。


“我们没说谁。”


说罢拉着沈薰衣就要走。


于佳欢皱了皱眉,“站住!”


“我刚刚明明听见你们在说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