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我的邻居是主角 > 第四十九章 朋友的名义(补更!)

第四十九章 朋友的名义(补更!)

作者:汉魂子彻 返回目录

“看库赞大人这架势,是早就知道我会来呀。”


将头巾放到了一旁,看着眼前这一桌酒菜,陈奕开心的笑了起来。


“陈大人在今天离开的时候不是特意敲了桌子,这不就是在提醒老夫要给你留门么?”在自己的房间里,库赞根本就没有带帽子,大方的将自己那寸草不生的脑袋展露在了陈奕面前。


陈奕笑着坐在了库赞的对面,看着这一桌佳肴不知从何下手:“大人,这菜里该不会有毒吧?我吃了之后会不会直接不省人事,到时候就任由大人您摆布了?”


库赞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拿起筷子吃了口菜:“老夫已经让其他人都下去了,现在这里就你我二人,陈大人有什么要说的就直接说吧。”


“看来库赞大人也是个爽快人,我还就是喜欢这样的性格!”陈奕爽朗一笑,也开始吃了起来,“我知道,库赞大人不愿意贵国向我们楚国称臣,是因为面子上过不去对吧?”


“我齐国怎么说也是屈指可数的大国,让我们向你们称臣,这要是传出去了,我们以后可还怎么在草原上混。”库赞轻笑了一声,“你应该也知道,草原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如果我们失去了威信,那我们的处境就会艰难起来。”


陈奕点了点头,他在后世的时候对这些有所耳闻,要想在草原上生存,那就必须靠着不断的掠夺来巩固自己的实力,在那样的部落式国家里面,弱者是没有发言的权利的,甚至在有的时候连生存的权利都会被剥夺。


“库赞大人,这里现在没有其他人,这里也不是谈判桌,我想,咱们可以以一种朋友的方式进行沟通,您说呢?”


库赞诧异的看了陈奕一眼,随即笑了起来:“好,当然可以,老夫就暂时的和你这个小子成为朋友。”


在正式的谈判场合外,他也和许多人接触过,只不过像这样一上来就要以朋友身份进行交流的还是头一个,这倒是勾起了他的兴趣。 一秒记住m.biqiudu.com


“库赞大人,齐国是什么情况,咱们都很清楚,现在的朝堂是很混乱的,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就连你们这次来的使团里面,都有最少两股势力吧?”陈奕自顾自的吃着。


“你怎么知道?”库赞警惕的看着陈奕,这次来的使团里确实有来自不同派系的人,但这些眼前这个楚国人是怎么知道的?


“这很难猜么?但一个国家政局不稳的时候,每个派系都会为自己争利,像外交这种大事,他们肯定都想掌握到第一手情报,甚至控制谈判的结果,只是不知道库赞大人是哪一派的呢?”


陈奕轻笑了一声,想知道这个并不难,除了他刚才所说的之外,还有他自己观察到的,在前两天谈判的时候,除了那个叫阿古碌的副使以外,其他两个副使就像是哑巴一样愣愣的看着,而且他们两个人基本没什么交互,想来也不熟悉,都在那里各怀鬼胎罢了。


“老夫不是任何一个派系,老夫只为国家办事。”库赞悠悠的说道,齐国政局不稳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他也没必要去掩饰什么。


“库赞大人还真是大义,在下佩服!”陈奕冲着库赞拱了拱手,“大人,昨天你也说了你们的要求了,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是想要稳住两国关系然后方便处理内部的事情吧?”


库赞这下没有说话,只是一口接一口的吃着菜,似乎他很少吃到蔬菜一般。


“但是库赞大人你忽略了一件事情,你想要在不让齐国丢面子的同时稳住和平,但是你想过没有,楚国有的是时间和你们耗着,但是你们...耗不起呀。”陈奕用筷子敲了敲碗。


“我也不怕告诉你,现在楚国的经济也不怎么样,整个国家的贫富差距很大,但是,我们的政局很稳定,而且,我们也敢打仗,谈不拢那就打,但是你们齐国呢?你们经得住么?”


“我们齐国有勇武之士百万,又怎么会怕了你们楚人?别忘了十年前的拒马坡之战,可是我军大获全胜。”库赞不屑的笑了。


拒马坡之战?陈奕连忙在脑海里回忆了起来,好在这具身体的前主人不是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对拒马坡之战还是知道一些的。


拒马坡之战是发生在北齐拒马坡附近的一场大规模的战斗,当时的楚国想要进行北伐,楚国皇帝御驾亲征,亲率大军七十万号称百万出征,刚开始很顺利,但是在拒马坡的时候发生了变故,楚君被齐军夹击,楚皇陷入了困境之中。


虽然最终楚皇逃了出来,但是那一战让楚国元气大伤,北伐也因此宣告失败。


“大人,那都是十年前的事情了,俗话说的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今非昔比了,再说,那场战斗齐军也伤亡很大,不是么?”陈奕给库赞倒上了酒。


那场战斗结束之后,齐国内部发生了很大的骚乱,政权都差点被颠覆。


“我也不怕告诉你,我们陛下这次就是做着打仗的准备来的,如果不能谈妥的话,那就打过去,一雪前耻,虽说齐国有百万之士,但是在战争开始的时候,只怕那些权贵他们都不会出来迎战,而是会尽可能的保存自己的实力吧?”


这话一出,库赞手上的动作一滞,眼前这小子说的没错,这确实是很有可能出现的事情。


“大人,我们可以后退一步,恢复原先称臣的条件,如果您同意称臣的话,那这战争自然就避免了,若是不同意的话,那迎来的就是无止境的战争,楚国倒是没有什么,大不了花点钱,但是齐国呢?战争是在齐国的土地上进行的,受苦受难的是齐国百姓。”


“到时候百姓怨声载道,如果在那个时候,我们再添一把火,比如...援助一下北部的叛军,大人,你觉得会是怎样一番光景?”


库赞瞪大了眼睛,冷冷的看着陈奕:“这些事情你是如何知晓的?!”


“大人,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要是不掌握点信息,我怎么会过来呢?”陈奕浅笑着,心中却是乐开了花,现在可以确认齐国的北部确实有叛乱了。


“大人。您一直在强调国家的的颜面,但若是到时候战争一打起来,齐国亡也亡了,那里还谈的上什么国家颜面?只怕大人您也会沦为亡国奴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