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追星逐月 > 第四百四十三章 真定之战(上)

第四百四十三章 真定之战(上)

作者:金日昆仑 返回目录

齐泰知道朱允真和沈追星之间的关系,知机的告辞离去。


朱允真仔细端详着沈追星,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抱歉,你本是闲云野鹤,我却把你卷到这件事情里来。我想告诉你的是,此一去保护耿炳文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保护好另外一个人。”


沈追星疑惑道:“难道还有什么人……?”


朱允真上前一步,走到沈追星跟前,轻轻的抓住了他的衣袖:“那个最重要的人……就是你!你要好好活着回来,到时候我会告诉你一件事情,一件对你我都很重要的事情……”


“今天这是怎么了?刚才齐泰说有事情告诉我,没说完就走了,你说的那件事情不如现在就告诉我,万一我回不来呢……”


沈追星话没说完,却被朱允真轻轻捂住了嘴。


“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活着回来,天下间没有人能够困得住你……”


朱允真还想说什么,忽然间,退后一步闭嘴不言,眼中露出厌恶的神情。


沈追星回头一看,原来是李景隆腆着脸带着夸张的笑容从后面走了过来。


“夫人啊,我从皇宫里找你找了整整一圈,后来还是我那当皇帝的大舅哥告诉我,你可能来到这儿……”


说着又假装刚刚看到沈追星似的:“原来是,和沈参军依依惜别,夫人你看这样好不好?今天晚上咱们邀请参军大人来咱们府上,咱们夫妻二人为他好好践行,你看如何?”说着走上前去便去搂朱允真的腰肢,朱允真并未说话,只一闪身轻轻躲开。 笔趣阁网址m.biqiudu。com


沈追星忽然感到一阵酸楚,一阵恶心,也未告辞便转过身去,加快步伐,双脚如风地离开了紫禁城。


沈追星匆匆回到状元巷,带上早已准备好的包裹,背负双剑,骑上骏马,迅速离开了京城师。


沈追星第一次面对面的感受到了朱允真嫁给李景隆带给他的伤害,现在他只想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真定,完成好保护耿炳文的任务,然后远赴海外,彻底的离开大明,走的越远越好。


莫州。燕军大营。中军帐内。


朱棣正和蓝月、张玉、朱能、谭渊、马云等诸将领商讨下一步作战计划。


这时手下来报,耿炳文部有人来降,此人自称张保,乃是南军的一名偏将。


张玉大喜道:“这就叫做望风而降,最好下一个就是耿炳文。”


众将领也非常兴奋,都认为这是由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下雄县和莫州的结果。


这时蓝月开口问道:“张保是单枪匹马的过来投降还是带了人马来?”


报信的士兵回答只是张保一人。


朱棣眉头一皱,对蓝月说道:“你是怀疑他来诈降吗?”


“咱们起兵之初投降的那些将领都在燕地的范围之内,他们很清楚殿下您的作战实力,知道和您作战的后果,所以在打下蓟州之后纷纷来降。”


“现在咱们身处中原一带,这个张保据我所知应该是京师过来的一个将领,未战先降,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朱棣点点头:“放心吧,我不会让他这一趟白来的。”


张保被带了上来,是一个二十多岁年轻的将领,皮肤白皙,双眼有神,一副能说会道的样子。


张保很快说明了来意,表示良禽择木而栖,愿意效忠朱棣。


朱棣大喜,当时大大的夸奖了他几句。


蓝月在一旁冷眼旁观,见张保说话时眼珠四处转动,而看的最多的是一旁放着的作战地图。


“耿炳文号称三十万大军,现在的真实人数和具体分布是这样的?”朱棣直截了当的问出了最想问的问题。


“还说是三十万,其实才十几万人,姐,这十几万人还分散在滹沱河两岸,兵力分散,燕王殿下,如果你此时带领十万大军南下,采取各个击破的打法,便可取得最终的胜利。”


说到这的时候,蓝月朝朱棣使那个颜色,朱棣立即明白,笑着对张保说:“你弃暗投明,便是我的手下,现在我要求你做一件事情,你可愿意?”


“但凭吩咐,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好,果然没有看错人!”朱棣夸赞道,说着把张保带到作战地图边,指给他看,“你即刻返回耿炳文部,告诉长兴侯,我已经攻下了雄县和莫州,下一步我会清算十万大军,攻陷真定。”


“这?我刚投诚过来,再回去,耿炳文能相信我的话吗?说不定还会办我一个临阵脱逃之罪!”


“无妨,我这也是为你好,”朱棣露出亲切的笑容,“你这趟回去一定不会有事,因为你也看到了我的作战地图,我确实准备率军攻打真定,同时你也可以说,一次你是诈降,就为了套取我的情报。”


见张保还在犹豫,蓝月说道:“这一趟回去对你来说实在是万无一失的好方法,如果燕王殿下的北军获胜,你在这之前已经投诚,你会站在胜利者一方。反过来,如果北军败落南军获胜,你依然会站在胜利这一方,如此左右逢源的好事,你还犹豫什么呢?”


张保听的终于下定决心道:“好,我一定不辱使命,另外还需要我做什么?”


朱棣摇头道:“你只要做一件事就是告诉耿炳文,我马上就要攻打真定,让他准备迎战。”


张保领命而去。


张保去后,张玉、谭渊等人皆大惑不解:“耿炳文虽然号称三十万大军,其实只有十三万人马,又在雄县和莫州折了两三万人,现在总共才十万人马,和咱们旗鼓相当。把张保是否诈降先放到一边,咱们集中十万大军以优势兵力,各个击破,难道不是正符合兵法?”


朱棣笑了,对蓝月一挥手说:“逸仙,你解释给他们听。”


“孙子兵法讲决胜的五事分别是道、天、地、将、法。地者,地形也。”


蓝月用手一指那张作战地图:“咱们现在进攻的方向是由北向南,而耿炳文驻扎的真定好卡在我们南下的通道上,所以我们要想南下攻取京师,我选择现在的道路就必须攻下真定。”


“再看看真定的地形,真定县城虽然不大,但滹沱河正流过其西南角,仿佛一条玉带将真定保护住,因此咱们如果攻打真定,你敢不敢围城?如果围城河对岸的敌人来攻怎么办?”


“而如果一旦耿炳文能够长期坚守真定,我们这条路就一定通不过去,现在虽然他只有十万人马,但起先他可是号称三十万,所以一定还会有援兵,陆陆续续的赶到,到时候恐怕头疼的就是我们了。”


“燕王的意思就是想毕其功于一役,张保将我们的攻打真定的作战意图带回去后,会发生意,想不到的后果。”


“其中最大的可能便是,由于我们以闪电般的速度拿下雄县和莫州,敌人会产生恐惧心理,将滹沱河南岸的兵马调到北岸来,集结十万大军守护真定,和我们决一死战。胜则不必说了,败也可以从容退回真定,以等待援军,总而言之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朱棣接着总结道:“论打仗咱们怕过谁?咱们怕的不是打,怕的是拖!”


众将领点头称是,终于明白了朱棣和蓝月对这场战争的整体看法,不在于一城一地的得失,而在于速战速决。


“那么,耿炳文能够按照咱们的想法去调动兵马吗?”朱能担心的问道。


朱棣摇摇头,“事情没有成功之前,谁也没有绝对的把握,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今天让所有军士好好休息一天,明天一早大军启程开往无极,我要给耿炳文及其部下制造出强大的压力,这样他才会按照我的意图来打。”


次日,滹沱河北岸,真定。耿炳文中军大帐。


张保回军交令。


“怎么这么快便回来了?难道你被朱棣识破了?”耿炳文疑惑不解的问道。


“燕王有没有识破?我不敢说,但我带回来的消息却绝对是真实的,北军用闪电战法,攻破雄县和莫州后,准备集结十万人马,不日启程,一举拿下真定。”


“你敢肯定这是真的?还是你的猜测?”


“燕王知道,咱们虽然号称三十万人马,其实没有那些,因此希望在咱们的援军到来之前,以强大的兵力一举拿下真定,好打开南下之路。这不但是燕王亲口对我说的,我还看到了作战地图,所以此事千真万确。”


耿炳文点点头,“应该是这样,换作我也会如此行动。”


“既然如此咱们应该将滹沱河南岸的部队调回,否则以咱们现在这些人马根本守不住真定。”左将军驸马爷李坚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本来他是带着剿灭叛贼的想法来到这里,以为可以轻松打败对方,哪知道朱棣在一夜之间就攻下两城,这种骇人听闻的战绩一下子下破了李坚以及其他将领的胆,从狂妄自大变成胆小怕事,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耿炳文摇头道:“要想剿灭燕军这股叛贼,我认为长期的战略是进攻,否则便无法剿灭,但是短期的战术应该防守。只要咱们在短期内将真定守住,对方即使段时间里胜个一场两场,也不能改变其最终失败的命运。”


“既然如此,咱们把南岸的部队调到北岸来,共同守卫真定,不是更有把握吗?”右副将军甯忠问道。


耿炳文暗暗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手下这些将军们都已经吓破了胆,沉不住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