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剑出凌霄 > 第六章 长生宴(下)

第六章 长生宴(下)

作者:晚云归花 返回目录

话音刚落,一个身形高挑的红衣女子便走上前来,她腰间配着一把九环刀,走动之时,铁环撞击刀身,发出叮当脆响,刀尖部平,不朝前突,刀柄略细弯度较大,很难想象一个女子,竟然会选择大刀作为武器。


等女子走近时,众人才看清她的样貌,雪肤红唇,一头乌发用红色丝带高高竖起,眉如远山,唇角微微上翘,眼神却极冷,眼下有泪痣,更显得生人勿进。


“微辰,叩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她单膝跪下,不卑不亢。


在看清来人容貌时,众人哗然。


早知道,国师座下微辰是将军府独女屠千秋,没想到不过出去历练一年,气质居然发生如此大的改变。


屠千秋早年在京,声名狼藉,一张脸堆满了化妆品,穿着品味也是感人。所以众人皆传她貌若无盐,更因她痴恋太子闹出过不少笑话。


今日一见,倒是……


李衡宇面色不改,依旧端着一副笑脸,仿佛从未见过屠千秋似的。


“请起请起。”皇帝倒是很中意此女,笑容抑制不住。


“师傅。”微辰看见黑袍老者,小步走到其旁,面露尊敬。


国师微微点头,目光扫过昆仑众人,一扫拂尘,道:“老夫不敢夸大,微辰乃一介凡人,万不可同筑基之上相当,听闻贵派此一行有两位炼气期小友,可为千秋指点一二。”


皇帝乐见其成,补充道:“公平起见,仙人不用法宝,仙器,只用凡铁,如何?”


白秀秀同墨水阳对视一眼,只有他俩尚未筑基。


屠千秋抿唇,目光一直落在白秀秀身上。


她前世是杀手,一朝任务失败,穿越到异世。前身弄得一地鸡毛搞得她在盛京无法自处,杀人她擅长,宅斗却属实射程之外。


幸好得国师相助,才暂时摆脱复杂境遇。


那黑袍老者似乎对她的来历略知一二,也不惊异于她的格斗术,还告诉她,这个世界修仙者的存在。她并无灵根,老者便给她寻了其他办法……


而老者只要求自己答应他三个条件。


如今第一个,便是让昆仑,名声扫地。


望着白秀秀的脸,她一阵恍惚,这不是她前世的合伙人吗?


屠千秋的目光毫不掩饰,白秀秀心下有些忐忑。


炼气期除了身体素质略高于凡人、会些法术,其实并没有什么脱胎换骨的变化。这个国师虽然是凡人,却很清楚修仙界的等级。


她不擅长于与人斗法,遇到必须与人相争的时刻,向来都是那二十四柄灵剑帮忙。


三秒山人所传术法也是群体攻击,破坏范围巨大,实在不适合在这种情境下使出。


“……”白秀秀樱唇微张,刚要开口,墨水阳就拍了拍她的肩膀,拦在她身前。


少年冲她微微一笑,嗔怪道:“师姐莫要与我抢,给我一个怜香惜玉的机会。”


李轩辕夹在师门和父亲之间属实难做,他知道白秀秀不善争斗,见屠千秋有意同白秀秀切磋,着实捏了一把汗。


他幼时见过屠千秋,那个姑娘简直就像一个花痴,天天缠着大哥,连洗澡都要偷看,如今再见仿佛换了一个人,更让他对这个国师警惕。


“水阳师弟入门最晚,同微辰切磋正好。”李轩辕忙忙发声。


皇帝淡淡地瞥了眼他曾经最喜爱的儿子,寻仙之后,忘记自己是哪家人了吗?


不过只是一眼,他便又恢复和善的笑容,道:“微辰样貌出众,难怪小仙长看了生怜香惜玉之心。”


凌霄在一旁嗑着瓜子,看着这宴会上芸芸众生神色各异,心怀鬼胎。


倒是那个国师,自始至终都瞧着自己,说不出有什么恶意,却让凌霄觉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怎么说,像是看物件一样,志在必得。


鱼灵机倒是铁憨憨,还冲墨水阳小声吩咐,让他注意轻重,不要伤了微辰姑娘。


墨水阳莞尔,小声道:“师兄,恐怕要注意轻重的,不是我。”


他虽然是妙妙峰亲传弟子,师祖祖祖祖是千年前名声大噪的白山月,但他亲师傅,姓凌名霄,向来信奉弟子自由生长,从来没有交待过他一招半式。


唯一说过一句非常抽象的话:养剑,养意,养心。


墨水阳上山一年,只有《昆仑基础剑谱》日日在练,哦,还有偷学鱼灵机的朔月。


屠千秋抱拳一拜,墨水阳微微点头。


下一秒,九环刀破空而来,墨水阳后退一步,心中大震。耳朵中仿佛还回响着那九环叮当之声,倏忽,那刀又冲自己腰间砍来。


饶是知道对手不可小觑,却很难想象,女子能将刀这种武器使的如此之好。


大开大合,浑然天成。


墨水阳透过红衣,瞧见女子手臂上漂亮结实的肌肉,定是千锤百炼才能锻出如此一副好躯体。


在凡人中间,也是武林宗师的水平。


“师弟,接剑。”李轩辕说着,将从侍卫腰间抽出的佩剑抛出。


刚才那一回合,众人都瞧见了屠千秋使刀的水平,墨水阳身无寸铁,难以招架。


“谢谢师兄。”墨水阳接剑,唇角一勾,“麻烦把我从黑名单里放出来。”


李轩辕黑脸,心中腹诽:那也要等你赢了再说。


屠千秋的招式利落,每一次攻击都是恰到好处,她且收且放,倒显得游刃有余。反观墨水阳,一味闪躲。


不过,二人也算堪堪打平。


台下其余人没有察觉,以为墨水阳是在谦让屠千秋。只有墨水阳知道,他好几次动作僵硬,根本跨不出脚,仿佛脚上的时间被停滞了。


他根本找不到机会回击,连闪躲都已经费劲力气。


这很奇怪。


“阳阳,输了的话,要回去打扫妙妙峰哦。”凌霄扔出灵剑果,砸中墨水阳的关节处。


墨水阳吃痛,腿部一松,仿佛挣脱了什么桎梏,机缘巧合,居然避开了屠千秋的一刀。


就见屠千秋面露疑色,看着突然出手的凌霄。


“阳阳,看来你要打扫妙妙峰了。”凌霄耸肩,朱唇轻启,“这孩子才14岁,切磋归切磋,杀红眼可就不美了。”


她一直在观察二人对决,墨水阳的异样,她也有洞察。


对方既然早有准备,为何要顺着他们继续下去?点到为止便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