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快穿系统之炮灰存活指南 > 第60章 代孕闺蜜(24)

第60章 代孕闺蜜(24)

作者:雪幕哀 返回目录

秦子夜皱眉说道,“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无论你说什么我都拒绝。”舒芫的眼睛微眯,白冉的办事效率可真不给力,白晓莲和秦子夜之间的感情分明还没有完全断裂,白冉这是做了个表面功夫给她交差吗?


舒芫完全知道秦家的打算,无非就是想要她腹中的孩子,但是答应孩子去秦家也就意味着孩子的抚养权依旧落到了白晓莲手里。


而她,绝对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袁舒,我告诉你,你不要给脸不要脸……”被舒芫这么一拒绝,秦子夜就冷笑了起来,她不想嫁入秦家,他还不稀罕呢,来这里不过是为了她肚子疑似他孩子的秦家骨肉。


“袁舒丫头啊,你上次可都是答应得好好的,怎么我们一登门你就变脸了呢?”秦父不悦地皱起了眉头,这不是耍着他们玩吗?


舒芫眨了眨眼睛,颇为疑惑,“我答应什么了?”


见舒芫这样,秦母沉不住气了,上前一步,“袁舒,是你昨天向白冉答应得好好的,你也说你愿意把孩子交给我们,伯母是看你一个女孩子未婚先孕可怜得很,今天我们才商量了一下,破例让你嫁入秦家。”


说着,秦母看着舒芫的眼神带上了不屑,要不是因为这个野丫头肚子里怀着他们秦家唯一的骨肉,她才不会让这种不知廉耻的女孩子进她秦家的家门。


这孩子说是被白晓莲算计的,但事实指不定是什么样呢!


袁父皱起了眉头,这话说得实在不中听,就好像是在施舍他家的女儿一样。


呵呵……白冉,居然跟她玩偷换概念的花招,难怪要这么急着跑路,这是害怕除了白晓莲和秦家以外,她也来找她算账吧?


舒芫抬头看着秦母,“伯母,你大概搞错了什么吧?这个白冉我从来都不认识,也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更没有说要把我生下的孩子交给你们抚养。”


舒芫很不客气地让白冉背了黑锅,嗯,也不算是背黑锅,毕竟是白冉先偷换概念来把她推出来当靶子的,所以把责任推到白冉身上,舒芫表示毫无负担。


“伯母,你怕不是被什么人给骗了吧?”舒芫最后还补了一句,秦母闻言心里咯噔一声,随即怒从心来,看着那白冉昨晚闪烁其词的模样确实十有八九是在说谎。


舒芫了然地点点头,“既然如此,那么伯父说我肚子里的孩子是秦子夜的怕也是那个叫白冉杜撰给出来的。”


想把她忽悠过去,生下孩子之后,秦子夜再将白晓莲给迎回来?想得倒美,既然诚意不够,这事也就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眼见此次谈话要崩,秦父连忙上前摆了摆手,“袁舒啊,这话可不能这么说,也许那白冉是在这件事情上说了谎,但是伯父确实是有证据你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我的孙子。”


说着,秦父就拿出了一段视频,上面放着的正是白晓莲将醉酒的舒芫扶进一个房间的视频,而在十几分钟后又将秦子夜给扶了进去……


舒芫看得乍舌,为了一个继承人,白晓莲确实够狠。袁父则是看得脸色发青,不禁暗搓搓地想着目前只是把白晓莲拘留起来是不是太轻了,然而他完全没有想过他的妻子已经自作主张地花钱把人给接了出来。


视频放完,舒芫皱着眉头,依旧死不认账,“就算是这样,这视频也只能说明这孩子可能是你们秦家的骨肉罢了,但却百分之百是我的孩子,因为一个可能性的证据,伯父您就要从我手里抢走他吗?”


“袁舒丫头,我并没要从你手里抢走他的意思。我是让你嫁到我们秦家,孩子生了他依旧还在你的名下。”秦父苦口婆心地解释着,说着便拿出了一份文件,“袁舒丫头,为了证明伯父不是诓你的,这是我跟你伯母的股权转让委托书,大哥也可以看看。”


“伯父知道,跟你们袁家产业相比,丫头你可能看不上这些股份,但是这也是我们两口子一步一步打拼出来的,为了表示诚意呢,里面百分之六十的股份就给你了,你就帮着孩子一起管着……”


“爸,你说什么?”秦子夜一听,当即红了眼睛,他按照秦父的要求从公司底层一步步做起,干了这么几年,秦父都没有松口要把股份转让他。


他这么辛苦都没如意,凭什么这丫头肚子里怀了一个不知是男是女的一块肉就从他的手里匀走百分之六十?更何况,这孩子也只是疑似他的骨肉。


舒芫按了按自己的脑袋,她可不像秦子夜那么脑子里缺一根筋,直接被这百分之六十的股份冲昏了头脑。


秦父这话里确实说要把股份给她,但是最后一句帮着孩子管着却是说明了一切,说是给她,但其实还是转给这个未出世的孩子的。


股份什么的,舒芫并不在意,反正她迟早要死,拿着这些股份也没用,但是能坏白晓莲的事她却是很乐意的。


舒芫转头看向了袁父,袁父翻了翻手里的委托书,递给舒芫,“这事你决定,咱家还不缺这点东西,你不嫁,袁家的家业也养得起你们母子俩。”


这话是……支持她不嫁咯?


也对,袁家确实也缺一个继承人,所以为什么要让出去呢?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接过委托书,舒芫朝着袁父一笑,“谢谢爸。”


同时也敏锐地看到了松了一口的袁母,只是松的这口气怕不是为她的,而是为了白晓莲。说起被袁母捞出来的白晓莲,大概又在暗处准备弄死她抢走这个孩子吧。


想到这里,舒芫就不禁有些恼火,果真是蛇没有被打中七寸便后患无穷,她自己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下次,她绝对不能再这么墨迹了。


舒芫拿着委托书走了一点神,但是秦家的三人却是急了。袁父刚才说的话摆明了是不赞同舒芫嫁到秦家去,秦父秦母不禁担忧舒芫会就这么直言拒绝。


但是另外一个秦子夜却是眼睛死死地盯着舒芫手里的股份转让委托书,他辛苦了好几年都没拿到的东西,舒芫有什么资格在这挑挑拣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