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逆袭回档1996 > 第四十五章 梁起的算计

第四十五章 梁起的算计

作者:文人变六人 返回目录

和叶梓涵分道扬镳回到宿舍之后,估计是被刚才那一幕刺激的够呛,全宿舍都同仇敌忾,没理会梁起。


有的看书,


有的睡觉,


吕成伟和吴锐去医疗室拿药水去了,至于齐望席则是一个人站在阳台那处,远眺蓝天,估计是在部署着如何和李沁沁的关系再进一步。


估摸着这些人得好久才能平复心情,梁起也不热脸贴冷屁股,直接上床,躺下身子,闭眼休息。


其实对于叶梓涵,他现如今是有些好感的,这姑娘挺活泼也挺可爱的,不过要说喜欢嘛,那就太远了。


无论是从生活经历又或者人生经验来说,两人之间都相差太多,真要在一起了,大概率会很累。


梁起是个怕麻烦的人,所以这种事情他还是更愿意顺其自然,倘若感情要真到那个份了,那累也就累点了。


脑子里思考着这一类事情,不知不觉间,梁起昏昏沉沉也就睡过去了。


等到醒来的时候,时间已至傍晚,宿舍里这时候有人在窃窃私语着,讲的是校长已经处理回来了,黄毛扛下了所有事,理由还是他先前用的那个,说是嫉妒容起游戏厅生意红火,想收保护费。


梁起恍恍惚惚的醒来,冲着热聊的吴锐和张良彪问,


“有结果了吗?”


吴锐这时候脑袋上包扎了绷带,摇头的时候,绷带长出的哪一端还跟着随风飘扬,看起来十分滑稽。


他说,“有结果了,黄毛全额赔了,只是没有松口说是谁指使的,硬是一个人扛下了。”


说着话,吴锐突然指了指桌子上的一叠钱,“哦,对了,钱在这里,先前主任拿过来了。”


梁起瞥了一眼,手肘撑死上半身,长叹一声,“唉,果然是这样。”


“梁起,那咱们眼下怎么说,店里头其他装饰倒是没坏,就是游戏机桌子椅子这些,再进一批货就可以重新营业了。”


类似于吴锐吕成伟这些舍友除了日常上课之外,其他时间都是在游戏厅里度过,所以游戏厅一旦关门了,难免心里空落落的,就好像生活的主心骨被抽走了一般,短时间内不知道该怎么过日子了。


所以他们一直期盼着梁起能快点再购入一批游戏机好让游戏厅重新开张,这样一来,每天也不至于闲得想七想八。


总而言之,在他们这些尝过创业甜头的学生来说,女朋友和课本那都远远没有生意好玩。


然而就是在这样簇着热切的眼神中,梁起在犹豫之后还是摇了摇头,几个人转瞬之间都有点失望。


“怎么办,游戏厅不开了,那我们就真的无聊了。”


“谈恋爱又不好玩,小说也看完了,读书还他妈不会读,这下真的玩完了。”


吕成伟这时候躺在床上,捂着受伤的脑袋病恹恹的感叹道,吴锐和张良彪闻言,张着嘴巴想要同梁起说些什么,但想想梁起才是真正的话事人,便又欲言又止,只是脸色是肉眼可见的黯了下去。


许是当下的气氛有点沉闷,梁起索性也不开玩笑了,认真的解释道,


“不是我不愿意开,但是开了有意义吗?重新开张再给别人砸一次?”


“不会的,上一次是咱们人少,下一次咱们宿舍轮流多安排两个人,然后再多召几个店员,这样还怕他们?来了就干死他们!”


“不是这个理的。”梁起摇摇头,“你们想想,那个黄毛看起来像是有钱的样子嘛?”


几个舍友认真想想,摇了摇头,


“不像,看他那营养不良的样子,穿的还是老头子的那种背心加裤衩,这哪里是有钱人的样子。”


既然明白那就好说了,梁起继续道,“那我问你们,为什么黄毛在警局里能这么快就把全额赔款拿出来?”


嗯?


几个舍友其实都是聪明人,只是这段时间一直都把决定性问题丢给梁起去考虑了,所以脑子长时间都处于待机状态,梁起不点,他们也就放那里继续休息了,毕竟省电。


这下梁起莫名问起来,几个舍友都开始认真思考,两年后,吕成伟疑惑着吸了一口气,试探道,


“你的意思是说,这些钱就是背后指使的那些人给的,而且他们早就做好了赔钱的准备?”


“然后,从这点延展出去,说明背后那个人很有钱,也不差钱,目的只是为了恶心我们?”


“对了。”梁起点头,觉得腿有点闷了,把被褥掀开透透气,“所以既然已经知道对方是为了恶心我,那么如果那个人是你老吕,你讨厌我,恶心我,那么在你砸完游戏厅之后,难道就爽了吗?”


吕成伟愣了一下,用舌尖点了点干涸的嘴唇,皱眉思索道,“不会,我如果恶心你,那说明我肯定和你有过交集,能下手砸店,说明也已经调查过你,那我肯定也知道你其实不止开了一家店……”


“卧槽……”


“所以他如果再砸的话,就要奔着饰品店去了!?”


仔细一番推敲下来,吕成伟自己都傻了。


“啊?老梁,你得罪过谁啊?这人是人吗?”吴锐这时候也紧张了。


实际上,哪怕开了游戏厅参加管理之后,其实几个舍友们本心里还是把自己当做一个大学生,所以当下遇到这种仇家上门砸店的事情,自然显得手足无措了些,毕竟他们根本没有经历过类似的事情。


“那怎么办?要不然咱们每天都去那看着?”


“老齐能打啊,老齐那身手,再套上他奶给他的防弹装,打两个是可以的。”


“蠢货,都说了对方是不差钱的,万一拉来一个骑兵连,我们八个都不够给他塞牙缝的。”


“草,就他们会花钱叫人,我们也可以啊,玛德个巴子。”


“你疯了吗?这要是被抓住了,给你安上帮派火拼的罪名,你还要不要毕业证了?”


……


舍友们在七嘴八舌的各抒己见,梁起倒也没插嘴,只是坏笑的看着他们,心里大概还是有点爽的,有那么点养成的意思。


你看看,这些舍友在一个月之前不是蒙在被子里睡觉,要么就是躺床上看小说。


结果一个月之后,他们至少懂得集思广益解决问题了。


大概在梁起这时候的心底里,有那么一种“为父甚是欣慰啊”的感觉,想想还挺好玩的。


大抵是察觉到了梁起沉默的状态,吕成伟立马扭头看了他一眼,结果这家伙竟然一点都不认真,还在用一种“爸爸看儿子”的眼神看着自己。


吕成伟当时就有些恼,骂道,“老梁,你咋回事啊,那可是你的店,我们在这讨论呢,结果你还在笑,怪坏的,皇帝不急太监急啊?”


“哦,吕公公这是明白自己的身份了?”梁起不急不缓的揶揄道。


“去你丫的,我可是大鸟,你看看我内裤什么型号,说我太监?XXL你穿过吗?你一辈子都没机会穿。”


说到点上了,吕成伟方才的焦急情绪瞬间带过,毕竟这可是男人的尊严问题。


几个舍友也跟着呵呵的笑,“老吕,别装了,咱们还谁跟谁呢,宿舍倒二就是你了,还大鸟。”


“好了好了,说正事,别闹了。”眼看几个人算是出了那种状态,梁起这才挥手止住这个话题,缓缓道,“其实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他们会找几个人,我们又能找几个人挡,你们得换一个思维去解决问题。”


众人:“???”


“那你说说,怎么解决。”


梁起也不藏着掖着了,起身,下床,端起书桌上的茶杯,摇了摇里头的热水,涟漪泛起。


“其实就算挡住了一次,那么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无数次,只要背后那个人没垮,这个闹剧就不会结束。”


“所以当下的关键是揪出那个人才行。”


“这我们也知道啊,可是那个黄毛不是打死不说吗?”


梁起这时候目光定格在水杯中的热水,沉吟了大概两秒,


“打死他都不说,那么咱们就把他拉进水里。”


说完,“哐”的一声,抬起水杯,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