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万古神医 > 第八章 觉醒之路

第八章 觉醒之路

作者:七个死小孩 返回目录

夜很长,一个时辰的雪已经堆积了半尺深。


那位姑娘关上房门后,就再也没出来过,雪依然在下,幽僻的山间废墟中,两只沐桶坐落在雪地中,画风格外诡异。


许是汤药的效力太舒服,张猛迟迟未醒,江无尘几度想要站起来走过去瞧瞧这货是不是给烫死了。


奈何天寒地冻,光溜溜的身子泡在桶里才舒服,站起来要不了几个呼吸的功夫,体温就会急剧下降,他这副身躯经不起这种程度的寒冷。


汤药的作用下,他的躯体正在经历悄然的变化,这是一场特殊的洗礼,与张猛那桶药的配方不同,他所泡的,是为他量身打造的觉醒之汤。


不知觉间,江无尘已经闭上了双目,起先他还睁着眼睛环视周围的景致,黑暗的夜空中是深邃的雪景,一切都寂静的出奇,仿佛那些雪花一直都在半空中停滞,整个世界都仿佛静止。


他闭上眼睛大概是视觉疲劳,看了好一阵子雪也没啥特殊的,雪依然是雪。又或者这觉醒之汤泡着太舒服,他也想像张猛那样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


但他并未入睡,雪花落在他脑袋上,最开始是冰冷的,渐渐的这股冰冷愈发的微弱,他甚至感觉到那些后来落下的已经不再是雪,而是雨水,温热的雨水,直到后来,他连雨水都感觉不到了。


暖流在他身体间游走,江无尘感觉那是他的血液,在寒冷的状态下,人的血液流动都会变得缓慢,但现在他泡在汤药中,像是在泡温泉,血液在热量的催使下开始翻涌。


可那又像是单纯的血液,这股暖流在他身体各个角落间流窜,如果非要找个更加贴近点的东西来描述,便是力量!


觉醒之汤在改变他的体格,淬炼他的筋骨和肉身,并且赋予了他力量。这力量并不算强大,但至少江无尘这副身躯前所未有过此等力量,往日里他握紧拳头都显得柔软无力,可此时,他闭目间不自觉地早已双拳紧握,干瘪嶙峋的双臂竟隆起了青筋,甚至还有那原本就少的可怜的肌肉,都在他握拳时配合着膨胀。


如果他此时睁开双眼,就能看见那苍白干瘪的躯体,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血色,就好像苍白的重症患者在恢复生机的那段日子中的改变,然而他的变化就在这很短暂的时间内,连干瘪的皮囊都好似充了气似的缓缓隆起。


落雪填充着桶内已经融化掉了的雪,沐桶周围升腾者蒸汽,从起先的寥寥到眼下的弥漫,宛若仙气缭绕,将这个沐桶与外界的雪彻底隔绝。


雪花再也没能落入桶内,因为它还未落下来就已经被高温蒸发了,没错,是直接蒸发。江无尘能清楚的听见周遭的声音,不必睁眼他也知道,这桶内的水已然沸腾,可他这副弱不禁风的身子骨恰好就能承受这不断上升的水温,在不断上升的水温中他逐渐适应,甚至达到沸点时,他竟觉得舒服。


身体的每一处就仿佛是干涸的土地,久干逢甘露一般攫取着养分,蓬勃生机。


那股力量越来越强烈,像是从身体各处汇集而来,最终汇入他胸前,像是热浪在翻涌,所有的热浪加剧着他体内的温度,最终的至热点就在他胸口,那是滚烫的炙热,江无尘觉得自己快要被这股热火烧穿了。


汗水顺着他的额头渗出,如雨般滑落,他张开口想要吼出来,可他唇齿发干,整个腔体内的水分仿佛都被蒸发,从他口中呼出来的并非是气息,宛若火山的缺口将要迸发出火焰。


江无尘感觉自己快要被这股无名之火给吞噬了,他张大了口,发出低低的沉吟,仿佛是一头困在笼中多年的猛兽,在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毁灭世界。


不远处的那个沐桶内,张猛仍旧安静的躺着,那里同样缭绕着蒸汽,但尤其微弱。


唯一幸免的那间屋子中,一双澄澈的眸子隔窗打量着这个漫天飞雪的夜,视线始终专注着那个像是被熊熊火焰架起的沐桶,瞳孔中满是惊骇的光。


“也许这个世界本就是由寒冷组成的,人们习惯屈从于寒冷,却依旧渴望温暖,那么天生火魂的人又何尝不是幸运的呢?他们本身就是离温暖最近的人啊。”


燕楚寒那日跟他说了很多话,江无尘生平都未曾听过燕楚寒说这么多的话,好像他知道自己时日无多,觉得该交代点后事。


江无尘头一回觉得那个老人是孤独的,在瀚冰城连个穿开裆裤的孩子都知道燕楚寒是个很强的家伙,即便说是在整个漠雪帝国都不过分,可那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是那样的单薄,像一张被揉烂了的纸张,在呼啸的寒风中摇曳。


“我觉得您是北辰界了不起的人,漠雪是北辰界最寒冷的国度,天生火魂的人大都做了奴仆,而您却成了名将!”江无尘也不知道从哪儿凑出来这些句子,他本是和燕楚寒一样寡言的人,嘴里说出来的从来都是单字和短句,他把所有的话都说给那匹温顺的马儿听了。


燕楚寒笑了,眯着眼睛笑得像是烂纸又揉成了一团,他笑得很短暂,那是江无尘记忆里最后一次见到那个老人的笑容。


显然江无尘的话并未能让老人觉得振奋,他太老了,老的都已经想要交代自己的后事了。可他那样孤独的一个人,实在找不到更合适的人来交代后事,星玄宗没有,瀚冰城没有,整个漠雪都没有,所以江无尘觉得自己才能成为这个幸运的人。


“无尘,人终究是要选择一条路,然后在那条路上一直走,一直走……走到所有东西都消失不见了,才会回头想想自己是不是哪里走错了。其实每个人的魂力都是与生俱来的,即便是你,命魂早已在你出生的那一刻起便结成了,你要靠自己来掌握它,驾驭它,那本就是你的东西,你只需要沿着自己的路走下去,是奴仆还是名将都是你自己的路。”


“漠雪真的太冷了,漠雪是需要火魂的啊……”


雪停了,一切的止息仿佛就在一瞬间。


阴霾的天幕被夜风肃清,第一颗星辰在遥远的夜空中点亮……


【求推荐票,求收藏!】